「七秒读书」五本历史类好书推荐 你重新爱上历史

发布于 2021-04-06 15:51:54

Hello~大家好,我是七秒读书网站的小龙。最近收到某位小伙伴的私信,他问我“有没有说能够颠覆我们传统认知中的历史的呆板无聊,能帮我打开一扇新世界大门的大门?“

那么这次抽出时间来大家整理了5本,绝对会让你重新爱上历史的好书。

第一本书《史记的读法:司马迁的历史世界》当我上中学的时候,我曾经问过历史老师,我们为什么要背历史这些东西,什么1840年鸦片战争记这些有什么用呢?我得到的回答是如果你不想学,你可以出去不要影响其他的好学生学习,而这本书其实给了曾经的我一个解答,记录什么时间发生什么事叫做事实,而整理史实与史实之间的关系,从而触碰到普通人类的经验叫做史实。

真正对我们有帮助的其实是后者,比如在实际中有个刺客列传,秦王绕柱走,这个章节司马迁借着5个小人物的故事,其实反复的在向读者提问,人生中真的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吗?而他得出的结论是视为知己者死。此刻以命换命非常人行为的背后的人格核心就是忠诚。

作为周峰舰体下基层的贵族,是愿意为懂得尊重自己的人献出生命。而到了游侠列传,他又以韩非子的法家立场出发,引用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范进点出了儒和侠,都是法家强权政治下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借着真侠假侠之便输出自己对游侠这种不看重社会规范最朴素正义的理解,所以有的朋友大可不必看了DC的蝙蝠侠,把小丑抓了放,放了抓就大呼深刻黑暗。

你要知道中国几千年前就已经讨论过了,杨创先生在史记的读法中,重点是放在了剖析司马前所谓的究天人之基,同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背后,他对待历史的态度究竟是什么?我们该如何把眼光拉高,不拘泥于细节,转向对人在集体行为中如何运用权力足够社会进行交易的模式加以解释,从而能够超越时代的眼光去看待现在的问题,这才是历史入门应该先学会的。不然你看了再多的书抠再多的细节也不过是人云亦云。就像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说的,绝对真实的历史是永远发货的,就像绝对的真理一样,但是真实的历史依然是历史学家永恒的追求,这也应了司马迁在孔子诗家这一篇最后所说的,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第二本书《万古江河: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中国的正史一般都是在讲帝王将相、圣贤名将、书生意气,挥持方求指战,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红,看着自然是豪气万丈,但多多少少少了些烟火气,毕竟普通的人历史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缺失的。另一方面,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源远流长,看多了难免让人心生内华下外诸夷的感受,把世界的历史和中国的历史分开来看待。而万古江河这本书就是在试图跳出过往的朝代史政治史的限制,从这一大一小两种视角重新的去讲述。

之所以叫万古江河取得就是百川富海,各种不同的文化支流,最后会举华夏易处之一,就像作者所主张的,中国文化的特点不在于像西方的一些文明一样主动的向外去启发或者征服司令,而是在于容纳质量和消化之功。例如秦汉秩序崩溃后,西方的枪击兴起由4道旁侧逐渐的渗入东汉边境,沿关中河谷一路到了今日的河北,为五湖乱华埋下伏笔。中国东北方的鲜卑一路南下,从北魏一直到隋唐,也是在历史当中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看似这些是汉民族的屈辱史,但换个角度,实则在胡汉混合中,各东亚民族逐渐的汉化读汉文的经典,与汉人通婚,继承汉人的制度之国,而不是像许多西方的文明一样,一旦被征服,就彻底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你就看到这里不得不感慨汉文化强大的生命力。

再举个例子,安史之乱将唐朝引向了崩溃,但如果你把视角抬高到欧亚大陆,马上民族通过结合游牧社会的军事力与丝绸之路的贸易经济力,试图将南方中原纳入版图,征服王朝,由此开始在欧亚大陆登上历史的舞台,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历史的发展和历史的必然。如何在中国都是好的,和国外的空气都是香的,如今互联网中盛行的左右两派的极端观点中保持清醒的思考,也许我们也该去从历史当中寻找答案。

第三本是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之得失》,讲完了文化自然也绕不开政治,之前我们聊孙文宗那些视频的时候,评论区就宋朝的制度是好还是坏,打的不可开交,实际上大可不必中国能够屹立于世界之林,经受各种巨变,考研而不倒离不开一句话,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这句话既可以是朝代得以延续的生命之水,也能是引向灭亡的万恶之源。所以看待制度与其简简单单讨论好坏,不如寥寥得失,有得必有失必有得。

前后先生创作本书的意图开篇说的很清楚,辛亥革命以后人人言变法,人人言革命,太过重视制度,好像是把外国的制度搬过来,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实则忽略了制度要与人士相配合。

例如就是说宋朝很多人诟病他重文轻武,怀念唐朝天可汗的荣光,汉武帝追着匈奴打的豪气,但其实这背后领导班子有太多的无奈,比如说打仗要粮食,古代所谓的大河平原地带到了唐末5代基本上就糟蹋完了,经济只能靠南方支持。

当时的变曲已坏水,路走不通,靠陆路运粮又费时费力,所以宋朝开国就没有办法把首都像前人一样定在洛阳或者是长安,只能先定在开封。这就带来个问题,开封无险可守,前方一片开阔,打仗你只能赢不能输,你跟辽国打了输了一退就到黄河边了。皇上要是一跑这国之根本就得动摇,而平原地带作战骑兵必不可少,但骑兵的根本是什么?不是亮剑精神,是马,中国出产马的地方,一是冀北之野,一是甘凉河套,一个东北一个西北宋朝开局这俩,一个在辽国手里,一个在西夏手里。

万事变法推行宝马政策,说白了没办法像人家一样在草原上放养,不得已想出个办法把马挨家挨户的发出去,人民到政府领马一匹批的分开养,战时好集结,这是德。但马特别的娇贵,是热地带,马不好饲养,一不留神就病死了,到时候农民就得赔钱,百姓把这看成是一个苦差事,怨声载道。这是诗得失之间,想必你就能够对王安石的处境多一份理解,少一份苛责。

再举个例子,大家闻之就非常愤怒的八股文,断绝人才的郑代表,但你仔细想想,唐朝科举考律师,平平仄仄对账公正,宋朝不考诗词歌赋看人艺道德,实则都是在想方设法的定个标准出来,为了服众,为了所谓的公平,一步一步发展到了死板的八股文,这无一不是在提醒我们,凡事绝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纵使心存公正的人定出的制度,到最后也可能是好心办坏事,利必得失利,久实践。

如果说以上三本你觉得过于学术范,少了看故事的味道,这本《汴梁之围》应该会适合你。从宋徽宗收复幽州,君臣上下一起欢庆100多年的敌人辽国的覆灭,到微不足道的女贞长驱直入,直取变量,搞出靖康之难,北宋灭亡前后不过三年半的时间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相信看完后你估计也会大呼,这才是真正的权力的游戏。

宋辽女贞三方各怀鬼胎,起初辽国发生内乱,在一个名叫高永昌的渤海人的带领下揭竿起义,女真人趁火打劫,占取大量的辽国土地,三方随机展开外交拉锯战,再送与真人联合和聊,与真人联合之间与真人反复横跳,拿着双方的条件反复的喊价,最终达成了宋和女贞的海上之盟。

可就在这时,方腊起义在宋朝背后疯狂背刺,导致宋连番爽了女真的约,但到了战场上女真势如破竹,宋军又打不过,只能接受漫天要价,买回来燕京可到手里还没捂热乎,女真的首领阿骨打去世,鹰派上台,辽国的降将又跳出来说,那地儿我熟,扮演了攻宋的带头人,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一切的外交手段都是空谈,宋徽宗难逃将烂摊子扔给了儿子,儿子宋钦宗也不负重托,带头变卖祖宗的家产,号召全国上下一起酬赔款。劝退金军的同时,还不忘股东辽军造反,反手被辽军一个举报,促成了金军的二次进攻。

眼看守不住变形,成指的开始借助超自然力量搞出个六甲神兵。

开城门做法,撒豆成冰,撒草为马,只可惜这不是真的冰与火之歌,被金兵顺势冲进城里,倒向了最终的靖康之难。我们过往只看到岳飞的满江红里靖康耻有未雪的悲愤,却忽视了平常百姓对这些皇族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厌恶。百姓真的在乎帝王吗?一盒挨家挨户抄家给金军凑钱,还鼓动百姓相互告发,打仗输了,开封府又发挥超高的效率,将女人都从民间揪出来送到金军的大营里,祈求他们完美了,赶紧离开。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我们在看历史时很容易将自己带入到汉族主角的视角中,将汉族视为正义的代表,华夏的正统,而把一切的错误都推到了邪恶野蛮的外族人的头上。

之前我们聊万历15年的时候就说过,当我们用一种整体的眼光去弱化个人的作用,而强化历史的大趋势时,我们就能够发现历史中每个人都像是一颗被整个社会裹挟着的棋子,一个社会的崩溃绝不是仅仅因为外族的侵略,也不可能是少数一两个奸臣昏君能够说得清的,而是所有问题都在积累,发酵导向最终的结果。所以也许我们能够超越所谓的历史正统论去看历史的话,会有更多有意思的发现。

最后一本书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严格来讲这是一本散文集,而之所以我把它划归到历史里面,是因为在整个看的过程中,我相信很多人都会被余秋雨先生那种像历史轻松地融汇在文字中,谈笑间讲出来的从容所打动。如果说像央视的那种诗歌大赛那样一字不差的背诵是在第一层,那将旅行的所见所闻,社会的人生体悟以及对历史理解三者融会贯通,那可能就是在第5层了。

比如同样是在看前面说的安史之乱和北宋的灭亡,他说在人类的历史上一切高度文明的城堡被攻克后,下场总是特别的凄惨,因为胜利者知道城堡里面已经形成了一种远远高于自己的文明的秩序,无法控制,无法融合,无法改造,除了毁灭别无他图,没有上文那些书中大段大段的学术分析,只有直抒胸臆,对历史事件的情感表达读起来是不是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呢?

很多朋友听到散文这两个字就头疼,我完全能够理解,毕竟我也曾经为那些请问背影中作者在写,你站在这我去买些橘子时想表达什么?这种题大骂过,但是凭借兴趣再拿起书看的话,你会发现散文完全是被这种一点2:00三点的8股文式的给分方式给坑害了。

所谓形散而神不散,没有那么高深莫测,不过就是摒弃掉一切辞藻的无用的堆砌,所有的话都是为中心思想所服务的,比如山庄背景这一张假,从小时候学历史是对清朝的记忆,道避暑山庄种种所见,再从明朝覆灭到清朝覆灭的种种就问,无非是要道出最后的一个结论,一个文明的毁灭不在于朝代的更替,而是文化失去认同。

文化极度强大,它可以在军事政治通风覆灭之时仍长久的存活,文化也极度的脆弱,在潜移默化间自我社会都还未察觉之时。

0 条评论

发布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