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光慈 [近现代]

蒋光慈的照片

蒋光慈(1901年9月11日-1931年8月31日),学名如恒、后改宣恒,自号侠生、侠增,笔名光赤、光慈、华希理、维素、华维素、魏克特、敦夫、陈情等。安徽六安霍邱白塔畈(今属金寨)人。无产阶级文学的先驱者、革命作家、诗人、小说作家、中国现代革命文学的先驱者。 其小说多以大革命为背景,采用“革命加恋爱”的主题,表现历史转变关头革命青年的苦闷、悲愤和奋起抗争的精神世界。

详情

蒋光慈(1901年9月11日-1931年8月31日),学名如恒、后改宣恒,自号侠生、侠增,笔名光赤、光慈、华希理、维素、华维素、魏克特、敦夫、陈情等。安徽六安霍邱白塔畈(今属金寨)人。无产阶级文学的先驱者、革命作家、诗人、小说作家、中国现代革命文学的先驱者。 其小说多以大革命为背景,采用“革命加恋爱”的主题,表现历史转变关头革命青年的苦闷、悲愤和奋起抗争的精神世界。

作品版权

1982年1月1日, 蒋光慈的所有文学作品均进入公共版权范围!

作品列表

小说

异邦与故国》 日记体小说

咆哮了的土地

短裤党

丽莎的哀怨

冲出云围的月亮

少年漂泊者

野祭

菊芬

最后的微笑

文集

《新梦》

《哀中国》

《哭诉》

《鸭绿江上》

《蒋光慈文集》

翻译作品

译著有苏联名著《一周间》

生平经历

蒋光慈的祖辈原籍是河南人,家里贫穷,从祖父起流落到安徽,靠抬轿为生。父亲蒋从甫,开一杂货铺,后自学诗文,被当地一塾馆聘为教师。

蒋光慈十一岁,到志诚小学读书,受国文教员詹谷堂影响甚大。蒋光慈参加了詹谷堂组织的读书会,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

1916年夏,蒋光慈完成高等小学学业,并考入河南省固始中学。他不满校长嫌贫爱富的做法,于是召集学校里较为贫困的同学打了校长,因而被学校开除学籍,返回家乡。

1917年夏,入安徽省立第五中学学习。次年,与李宗邺、钱杏邨、李克农等在五中成立安社,信仰无政府主义,发表反对军阀、列强、私有制文章。五四运动爆发后,改名光赤,歌颂十月革命,是芜湖学生运动领袖之一。

1920年春,入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所办外国语学校学习,并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

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4年回国,先在河南固始开展建党活动,后到上海大学任教。

1925年,去北京中共北方区委工作。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根据瞿秋白指示,于1928年初与阿英等组织太阳社,创办春野书店,主编《太阳月刊》杂志。

1930年,左联成立,蒋光慈被选为候补常委,负责主编机关刊物《拓荒者》。积极提倡革命文学,并致力于文学创作。同年秋,因和“左联”领导发生争执,递交退党书,遂被开除出党。

1931年8月31日,病逝于上海同仁医院

相关推荐
刘迎(金朝) 王观(宋代) 完颜璟(金朝) 刘敏中(元代) 吴镇(元代) 王仲元(元代) 徐琰(元代) 高茂卿(元代) 刘燕哥(元代) 刘时中(元代) 岳伯川(元代) 杨景贤(元代)
好书推荐
缀白裘
缀白裘

戏曲总集。清玩花主人编辑,钱德苍增辑。十二集,四十八卷。玩花主人,姓名,字号未详,江苏吴县人。德苍,字沛思,江苏苏州人。少富才学,屡试不第。豪放不羁,性好音律,跌宕于酒旗歌场。是编于乾隆间由玩花主人辑起,德苍续辑, 自乾隆二十八年(1763)起,迄乾隆三十九年止,陆续增补为十二集。所收皆当时苏州、扬州等地舞台流行剧目,如《牡丹亭》“游园惊梦”、《长生殿》“弹词” 《十五贯》之“访鼠”、“测字”等单出折子戏四百八十九出,其中昆腔四百三十出,高腔、乱弹腔、梆子腔等花部戏五十九出,这在视昆曲为曲坛正宗的当时,能有此举,实属难得,亦为后人研究乾隆时期地方戏曲提供十分重要之资料。有乾隆三十二年(1767)金阊宝仁堂刻本,乾隆四十六年四教堂刊本,光绪二十一年(1895)文海书局石印本,一九五五年北京中华书局出版汪协如校本。

钱德苍
反离骚
反离骚

辞赋。西汉扬雄作。《汉书》见载。或称《反骚》。《汉书·扬雄传》引其“自序”言:扬雄每读屈原文“未尝不流涕……乃作书,往往摭《离骚》文而反之。自㟭山投诸江流以吊屈原,名曰《反离骚》。又旁《离骚》作重一篇,名曰《广骚》。又旁《惜诵》以下至《怀沙》一卷,名曰《畔牢愁》。”后两篇已佚,《反离骚》独存。此文为扬雄早期之作品,写于阳朔元年(前24)尚居蜀时。文章模拟《离骚》之形式及词汇,表明了作者对屈原之态度:一方面同情屈原遭遇之不幸,受浊世陷害,为佞人小臣所谗。另一方面又批评屈原,谴责其未及早发觉楚王之昏暗,自丧芬芳,终于“投江而死”。扬雄认为:“君子得时则大行,不得时则龙蛇,遇不遇命也,何必湛身哉!”(《汉书·扬雄传》)作者给屈原提个代称,说他是“湘累”。《汉书》颜师古注引李奇曰:“诸不以罪死曰累……屈原赴湘死,故曰湘累也。”扬雄虽承认屈原“竭忠诚以侍君”,但他早该“知众嫭之嫉妒兮,何必扬累之蛾眉”。故作者主张屈原当与“神龙之渊潜”一般,“俟庆云而将举”。对屈原最后决定自杀,作者说:“蹠彭咸之所遗”(投江而死),这是“弃由聃之所珍”。由为许由,聃为老子,皆为古代隐士。作者谴责屈原投江而死,不如二人隐德自珍,全身远祸,这些都反映了他思想的局限性。《反离骚》艺术成就不高,刘勰说“极思功寡”(《文心雕龙·哀吊》),诚为实论。

扬雄
河东赋
河东赋

辞赋名篇。西汉扬雄作。《汉书》见载。元延二年(前11)三月,成帝帅群臣,横渡黄河,行幸河东祭祀后土。“既祭,行游介山,回安邑,顾龙门,览盐池,登历观,陟西岳,以望八荒”(《汉书》扬雄“自序”)。天子追踪殷周之墟,遥思尧舜之风,雄以为“临川羡鱼,不如归而结网”。于是上《河东赋》以劝。此文可分为三段:开段为前引,写暮春谒神于河东,形容车驾旌旗之盛。中段述成帝追观先代遗迹:览介山,思晋文公及介子推;追慕大禹疏决龙门;登历观(山西永济县山名)而望舜之所耕。他将这些遗迹与远处战场陔下(项羽败处)南巢(夏桀败处)相较,认为这些地方均不如河东。于是天子乘翠龙,渡大河,登华山,该地祥云迎,甘雨降,天子遂叱风伯,呵雨师,大致斥令制风制雨。最后一段乃为对天子及汉代的歌功颂德,而这篇赋的结尾不带任何规谏之辞。扬雄自谓此文目的在于劝。然细绎全文,此赋表面上是对王朝汉德的颂扬,实际上寓讽谏于颂扬之中。姚鼐《古文辞类纂》评云:“《上林》之末有游乎六芝之囿及翱翔书圃之语。此文(《河东赋》)法之,借行游为喻,言以天道为车马,以六经为容,行乎帝王之途,何必巡望山川以为观览乎。”全文仿《楚辞》体,亦融合散体之字句。《汉书·扬雄传》所收录之四赋,《文选》仅此篇未录,其由盖因其体裁和文句不特出,此赋或非子云之佳作也。

扬雄
甘泉赋
甘泉赋

汉赋。西汉扬雄作。是汉代宫殿赋的代表作之一。《汉书·扬雄传》说:“孝成帝时,客有荐雄文似相如者,上方郊祠甘泉泰畴、汾阴后土,以求继嗣,召雄待诏承明之庭。正月,从上《甘泉》,还奏《甘泉赋》以风。”又说:“甘泉本因秦离宫,既奢泰,而武帝复增通天、高光、迎风。宫外近则洪厓、旁皇、储胥、弩阹,远则石关、封峦、枝鹊、露寒、棠梨、师得,游观屈奇瑰玮,非木摩而不雕,墙涂而不画,周宣所考,般庚所迁,夏卑宫室,唐虞棌椽三等之制也。且为其已久矣,非成帝所造,欲谏则非时,欲默则不能已,故遂推而隆之,乃上比于帝室紫宫,若曰此非人力之所能为,党鬼神可也。又是时赵昭仪方大幸,每上甘泉,常法从,在属车间豹尾中。故雄聊盛言车骑之众,参丽之驾,非所以感动天地,逆厘三神。又言‘屏玉女,却虙妃’,以微戒齐肃之事。赋成奏之,天子异焉。”明代张溥曾评此赋说:“自比讽谏,相如不死。”(《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辞》)此赋是扬雄随汉成帝郊祀甘泉宫归还后所作。赋中把天子郊祀的盛况铺张得恍若遨游仙境,并颂扬刘氏王朝地久天长。同时,赋中又贯串着讽谏之意。作者以天帝居住的“紫宫”比拟甘泉宫的规模气概,意在讽示帝王的过分奢丽;又从现实中的甘泉宫追溯到历史上夏桀的“琁室”和商纣的“倾宫”,讽示成帝当以亡国之君为戒,讽谕之意更为明显。在艺术上,此赋铺陈夸张,想象丰富,气魄宏伟,文辞流丽,但属模仿司马相如的《子虚上林赋》,缺乏自己的特色。

扬雄
性情集
性情集

元诗别集。6卷。周巽撰。原书久已亡佚,而且很少为人所知,清乾隆年间修《四库全书》时,从《永乐大典》中重辑出《性情集》6卷。卷1—2为《拟古乐府》,并有周巽写于明洪武九年(1376)的自序1篇。据自序,《拟古乐府》原有154首,今仅存60余首。卷2还收有《补古乐歌》5首,亦有周巽写的自序。卷3为五言古诗,卷4为七言古诗、五言律诗,卷5为五言律诗、五言排律、七言律诗,卷6为七言律诗、七言排律、五言绝句、七言绝句、词。周巽诗比较直露,题材也不够广泛。他显然是爱梅成癖的人,集中咏梅之作比比皆是,如和林和靖咏梅14首,《溪梅》、《岭梅》等五律,《上苑梅》、《玉堂梅》等七律,《梅花十首》等七绝。这些诗多属应景之作,艺术成就不高。元人吴元德另有一部诗集名为《性情诗》,而周巽《性情集》卷5有五言排律1首,是陪吴元德等宴岳阳楼之作,周巽名集为《性情》,或许是受到吴元德的启发。然而,两部《性情集》都久已亡佚,1部靠《永乐大典》流传至今,另1部却借《诗渊》而免遭湮灭。

周巽
可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