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井不是王府的井

2022-05-11举报

老北京的井多,“胡同”二字就被认为是由蒙古语的“井”谐音而来,至今很多地名也带有“井”这个元素。一般叫做“某某井”的地方,多半从字面理解,就可以认为旧时此处曾有一个“某某井”。

很多人将这个逻辑套用在“王府井”上,就会编一个旧时曾有王府之井的故事出来。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所以,尽管王府井这地方大家都太熟悉了,但还是有必要讲一下它到底怎么来的。

让我们先将时间拨回到辽金年代,那时候的王府井地区还是个小村,待元大都成规模,这里才开始有了人气。到了明朝,王府井的发展达到一个小高潮:明成祖朱棣时,此处建成了十座王府。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还是很壮观的,一条街有十座王府,搁在今天就该叫做“王府一条街”了。当时此街就叫做“十王府街”。明亡后,十个王府减少为八个,那“十王府街”名称就匹配不上了,所以简化为了“王府街”。注意,时间进程至此,就从没“井”字儿出现。

直到北洋时期,在绘制北京详图时,将这条南北街分成了三段,北段称王府大街,中段称八面槽,南段称王府井。南段称王府井的原因,是由于南段挨着口甜水井。今天我们在王府井的南段西侧仍保留着一条“大甜水井胡同”。再后来,王府井就渐渐成了整条街的统称了。

这下明白了吧,本来这里是北有王府,南有甜井,并非简单推测的“王府里有口井”。

好书推荐
长生殿
长生殿

《长生殿》是清初剧作家洪昇创作的传奇(戏剧),共二卷。该剧定稿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全剧共五十出。前半部分写唐明皇、杨贵妃,长生殿盟誓,安史乱起,马嵬之变,杨贵妃命殒黄沙的经过。后半部分大都采自野史传闻,写安史之乱后玄宗思念贵妃,派人上天入地,到处寻觅她的灵魂;杨贵妃也深深想念唐明皇,并为自己生前的罪愆忏悔。他们的精诚感动了上天。在织女星等的帮助下,终于在月宫中团圆。《长生殿》重点描写了唐朝天宝年间皇帝昏庸、政治腐败给国家带来的巨大灾难,导致王朝几乎覆灭。剧本虽然谴责了唐明皇的穷奢极侈,但同时又表现了对唐明皇和杨贵妃之间的爱情的同情,间接表达了对明朝统治的同情,还寄托了对美好爱情的理想。

洪昇
小二黑结婚
小二黑结婚

《小二黑结婚》是现代小说家赵树理写于1943年的短篇小说。小说描写了抗战时期解放区一对青年男女为追求婚姻自由,冲破封建传统和守旧家长的阻挠,最终结为夫妻的故事。小说塑造了二诸葛、三仙姑两个落后农民和小二黑、小芹两个年轻进步农民的形象,通过这两对思想观念截然相反的农民的对照,揭示了当时农村中旧习俗的封建残余势力对人们思想行为的束缚,以及新老两代人的意识冲突与变迁,说明实行民主改革、移风易俗的重要性,同时歌颂了民主政权的力量,反映了解放区的重大变化。小说结构完整,情节跌宕,语言通俗,富于地方色彩,开创了中国评书体的现代小说形式。

赵树理
短裤党
短裤党

1927年蒋光慈为纪念上海工人武装起义创作了中篇小说《短裤党》,小说中的人物形象的塑造一直饱受争论。1927年2月,上海工人阶级举行武装起义,许多同志英勇牺牲。领导干部杨直夫、史兆炎总结失败教训,积极准备,等待时机。3月21日,在共产党领导下,几十万工人举行罢工,接着又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终于取得了胜利。这是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表现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武装斗争的小说。

蒋光慈
异邦与故国
异邦与故国

《异邦与故国》是蒋光慈在1929年写的日记体小说,是东京日记。记录了从8月底他在东京安顿下来开始到11月9日为止的生活点滴。1929年8月,作者迫于国内的险恶政治形势和个人处境,又加以肺病缠身,所以东渡日本去治病和创作,而日记中流露出的却是爱国的挚情,却是对政治和文艺动向的关心。

蒋光慈
二月
二月

《二月》主要描述的是一个悲观失意的青年知识分子萧涧秋对贫困寡妇的帮助,以及他与热情的女知识青年陶岚的恋爱故事,表现了那个时代知识分子对纯洁理想的找寻以及他们的悲观与虚无情绪。

柔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