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伦类部·师徒

夜航船 1.89 千字 2022-05-06

先辈

北面

唐崔日用请武甄言《春秋》疑义,甄条举无留语。日用曰:“吾请北面。”

函丈

《礼》:“若非饮食之客,则布席,席间函丈。”

夏楚

夏与榎同,山楸木也。榎形圆,楚形方,以二物为朴,以警其惰慢,使之收敛威仪也。

解颐

汉匡衡深明经术,诸儒为之语曰:“无说诗,匡鼎来;匡说诗,解人颐。”

绛帐

汉马融教授诸生,常有千数,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

负笈

汉苏章负笈寻师,不远千里。

立雪

游酢、杨时为伊川先生弟子。一日,侍先生侧,先生隐几而卧。二生不敢去,候其寤,则门外雪深尺余矣。

坐春风中

朱公琰,名光庭,见明道先生于汝州。归语人曰:“光庭在春风中坐了一月。”

舌耕

汉贾逵通经,来学者不远千里,广有赠献,积粟盈仓。或云:“逵非力耕,乃舌耕也。”

牧豕

后汉孙期少为诸生,通《京氏易》、《古文尚书》。家甚贫,收豕于泽中。学者皆执经垅畔,以追随之。

白首北面

贾琼曰:“文中子十五为人师。陈留王孝逸,先达之傲者矣。然而白首北面,岂以年乎?”

人师难遭

童子魏照求入事郭林宗,供洒扫。林宗曰:“当精义讲书,何来相近?”照曰:“经师易获,人师难遭。欲以素丝之后南,附近朱蓝。”

青出于蓝

《荀子》:学不可已。青出于蓝,而青于蓝;冰出于水,而寒于水。

师何常

《北史》:李谧初师事孔璠,后璠还就谧请业。同门生语曰:“青城蓝,蓝谢青。师何常?在明经。”

一字师

张咏诗云:“独恨太平无一事,江南闲杀老尚书。”萧楚才曰:“恨字未妥,应改幸字。”永曰:“子,吾一字师也。”

东家丘

汉邴原就学于孙崧,屩崧曰:“子近舍郑君(郑玄),而蹑屩至此,岂以郑为东家丘耶?”原曰:“人各有志,所向不同。君谓仆以郑为东家丘,则君以仆为西家之愚夫矣。”崧谢。(《家语》:孔子西家有愚夫,不识孔子为圣人,乃曰:“彼东家丘,吾知之矣。”)

吾道东

汉郑玄事马融,学有得。及辞归,融喟然谓门人曰:“吾道东矣!”

吾道南

宋杨龟山师明道先生。及归,送之出门,谓坐客曰:“吾道南矣。”

《易》已东

汉卜宽学《易》于田何,学既有成,宽东归。何喜谓弟子曰:“吾《易》已东矣!”

关西夫子

后汉杨震明经博览,为诸儒所宗,号曰:“关西夫子”。

南州阙里

兖州曲阜县阙里,孔子所居之地。朱熹居建阳,有考亭,明经论道,诸士子号“南州阙里”。

教授河汾

晋王通教授于河汾之间,弟子自远至者甚众。累征不起。赵郡李靖、清河房玄龄、巨鹿魏征,一时王佐之才,皆出其门。

师友渊源

古人学问必有渊源,杨恽一囗迥出当时流辈,则司马迁外甥也。

吾道之托

黄干字直卿。朱熹曰:“直卿志坚思苦,与之处,甚有益。”遂以女妻之。熹病革,出所著书授干,曰:“吾道之托在此。”

此吾老友

蔡元定,八岁能诗。及长,登泰山绝顶,日惟啖荠,于书无所不读。朱熹扣其学,大惊曰:“此吾老友也,不当在弟子列。”

通家

孔融年十岁,闻李膺有重名,造之。膺问:“高明父祖常与仆周旋乎?”融曰:“然。先君孔子与君家老子,同德比义而相师友,则融与君累世通家也。”

父执

《曲礼》曰:“见父之执(执,父同志之友也),不谓之进不敢进,不谓之退不敢退,不问不敢对。”

识荆

李白与韩荆州书曰:“白闻天下谈士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至此哉!

山斗

韩昌黎以六经之文为诸儒倡。自愈殁后,其学盛行,学者仰之如泰山北斗。

函关紫气

老子将度函谷关,关吏尹喜望见紫气,知有神人来。果见老子骑青牛薄板车过关,喜拜之。老子教喜炼气,授以《道德》五千言。

倒屣

蔡邕闻王粲在门,倒屣迎之。粲至,年既幼弱,容貌短小,一座尽惊。邕曰:“此王公孙也,有异才,吾不如也,吾家书籍文章,尽当与之。”

下榻

徐穉字孺子,豫章人。陈蕃为豫章太守,罕所接见,惟设一榻以待孺子,去则悬之。穉屡荐不仕。郭林宗称为南州高士。

御李

李膺性简亢,无所交接。荀爽常谒膺,因为其御,既还,喜曰:“今日乃得御李君。”

李郭仙舟

郭泰游洛阳,与河南尹李膺相友善。后归乡里,衣冠送至河上,车骑数千。泰与膺同舟而济,众宾望之,以为神仙。世称“李郭仙舟”。

北海樽

孔北海性宽容好客,及退闲职,宾客日盈其门,常叹曰:“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吾无忧矣。”

千里命驾

晋吕安服嵇康高致,每一相思,辄千里命驾赴之。

高轩过

李贺,七岁能文,韩愈、皇甫湜过之,贺作《高轩过》诗以谢之。

投辖

汉陈遵,每大饮,宾客满堂,辄闭门取客车辖投井中,虽有急,不得去。

附骥

《公孙述传》:苍蝇之飞不过数步,附托骥尾得以绝群。

披云

晋卫见乐广,奇之,命子弟造焉,曰:“此人,冰壶濯魄,见之莹然,若披云雾而睹青天。”

景星凤凰

韩愈遗李勃书曰:“朝廷士引领东望,若景星凤凰始见,争先睹之为快。”

鄙吝复萌

汉黄宪,陈蕃尝谓周举曰:“旬日间不见黄叔度,鄙吝之私复萌于心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