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后集·卷十七

武经总要 1.30 万字 2022-05-06

日辰占

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凡厥灾变,籍日辰以辨之。有岁有月有日有时,所主吉凶在焉。

甲为齐,乙为东夷,丙为楚,丁为江淮、南蛮,戊为中国,己为韩、魏,庚为秦,辛为华山以西西夷之地,壬为燕、赵,癸为常山北北燕、赵之国。子为周,丑为翟,亦主辽东,寅为赵、楚,卯为郑,辰为晋,巳为卫,午为秦,未为中山、梁、宋,申为齐、晋魏,酉为鲁,戌为赵,亥为燕、代。

岁月日辰时及见灾临所在之地,皆同用也。假令丙辰年七月丁卯日午时,灾见于未也,太岁在丙为楚,辰为晋,七月申又为郑,又午时为秦,灾见未地,复为中山、梁、宋,即是其地各有灾也。他不言,仿此。

五星占岁星曰东方春木,于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仁亏貌失,逆春令,伤木气,则罚见岁星。岁星缩,以其舍命国。其星居位,其国有德厚,五谷丰昌,不可伐。

其对为冲,岁乃有殃。岁星安静中度,吉盈缩失次,国有忧,不可举事用兵。

荧惑曰南方夏火,礼也,视也。礼亏视失,逆夏令,伤火气,罚见荧惑。法使行无常。出则有兵,入则兵散。以舍命国有乱,为贼为疾为丧为饥为兵,所居国受殃。环绕钩巳,芒角动摇变色,乍前乍后,乍左乍右,其为殃愈甚,其南丈夫、北女子丧。周旋止息,乃为死丧寇乱,其野亡地。其失行而速,兵聚其下,顺之战胜。

填星曰中央季夏土,信也,思也。仁义礼智以信为主,貌言视听以思为正。

故四星皆失,填乃为之动。动而盈,侯王不宁;缩,有军不利。所居之宿,国吉得地,及女子有福,不可伐,去之失地而有女忧。居宿不移,国有厚福。

太白曰西方秋金,义也,言也。义亏言失,逆秋令,伤金气罚见太白。太白进退以侯兵,高卑迟速,静躁见伏用兵,皆象之吉。其出西方失行,夷狄败;出东方失行,中国败。若经天,是谓乱纪,人众流亡。昼见与日争明,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

辰星曰北方冬水,智也,听也。智亏听失,逆冬令,伤水气,罚见辰星。辰星见则主刑,主燕赵以北,宰相之象,亦为杀伐之气、战斗之象。又曰:军于野,辰星为偏将之象,无军为刑事。

凡五星:木与金合,有破军;火与金合,为烁为丧,不可用兵;金与水合,为北军用兵,举事大败;火与水合,为壅,不可举事用兵;土与水合,为壅沮,不可举事用兵,有覆军;与金合,亡地;与木合,主饥;水与金合,为变谋,为兵忧。入太白中而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下出,客亡地。视其所止,以命破军。

环绕太白,若与火战,客胜。

凡木火土金与水斗,皆为战,兵不在外。凡同舍为合,相陵为斗。二星相近,其殃大;相远,毋伤;七寸以内,忌之。

凡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兵者利。辰星不出,太白为客;其出,太白为主。出而与太白不相从,及各出一方,为格,野虽有军不战。

凡五星见伏留行逆顺迟速应历度者,为得其行,政合于常;违历错度而失路盈缩者,为乱行。乱行则为天矢慧孛,而有亡国革政兵饥丧乱之祸。

凡五星合是谓易行,有德受庆,王者奄有四方。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其事亦小。四星合,是谓大荡,其下兵丧并起。三星合,是谓警立绝行,其国外兵内丧主饥。填星、太白、辰星合宿,为国亡地,战不胜。岁星、荧惑同舍,相去三尺,相守七日至四十日,其国外有叛臣。填星所在,岁星从之,伐者不利。

《天文总论》曰:太白、辰星同日出于东方,东方有兵;同日出于西方,西方有兵。太白辰星俱出东方,皆赤而角,濒海之国大败。太白、辰星俱出西方,皆赤而角,中国大败。太白、辰星色皆黑,外国利。辰星色黑而出,于太白不相从,其野虽有军,不战。辰星与太白不相近,出东方,若二十日至三十日不入东,南国有军不战,至春夏有兵。辰星与太白不相近,出西方,二十日至三十日不入西方,北国有兵。辰星与太白相近三四尺于西方,二十日至三十日,有军战。辰星相去远,不战。辰星随太白于东方,天下无兵,兵起期六十日。太白出辰星北,客利。太白出辰星南,主人利。若并出东,利以西伐,东军胜;若出西方,利以东伐,西军胜。太白、辰星俱出东方,太白先出辰星后出,辰星上过太白而去,其下有臣背,不出一年。辰星过太白间,可容剑,小战,客胜。居太白前,上旬三日,军罢。若出太白左,小战;压太白右,有数万人战,主人吏死。辰星来抵太白,不去,将死,有旗出上,破军杀将,客胜。太白出东方,辰星居其前而不去,十五日若二十日而入,阴国兵灭,不大战,客去兵罢。辰星出西方,居太白前,十五日而入阳国,天下有兵。辰星在西方,居太白前,辰星入而兵罢一云天下无兵。辰星在东方,居太白前,利主。辰星与大白俱在西方,居太白前,相近,其间可容剑,在酉北,阴国有兵;在酉南,阳国有兵。太白、辰星在酉南,南国之事;在酉北,北国之事;在酉中,则中国之事。太白、辰星相遇,太白迫之,主人不利。太白出辰星之右,居其前,主人利。辰星入太白中,五日而出,破军杀将,客胜;不出,客亡地三百里。视旗所指,以命破军。辰星、太白会,为兵为变谋。辰星随太白于西方环绕,若抵太白居,酉北则阴国兵起;居酉南,则阳国兵起。期半年。太白自晕,天下有赦有兵有喜,不出二十日,其国失兵。辰星自晕,有兵有水。太白、辰星俱晕而又云掩荧惑,必有覆军死将。

二十八宿次舍占(凡二十八舍五星干犯之言备者同占之,以星列舍犯之事反分野主之言其灾变)

东方七宿七十四度角宿二星,十三度为天关,其内天庭。黄道经其中七曜之所,行左为天田主刑,右为将主兵月晕左角,主兵左将军忧。月晕右角,主兵右将军忧。填星犯左角,大战。太白犯左角,不可战。

亢宿四星,九度半,天子内朝也。月晕亢,多雨。月晕亢,外有兵革之事。

犯距星军将死。岁星凌犯,有小兵。荧惑入亢,主兵。太白入亢,主边兵。氐宿四星,十六度(四度二十分,宋之分野),王者之宿宫也。月晕,大将忧。月犯,兵起。太白入氐,主兵疫。辰星守氐,主兵。房宿四星,五度,为明堂,天子布政之宫。其四星四辅也,下一星上将,次星次将,第三星次相,上星上相,中间为天门,黄道之所经。日晕,主兵。月晕,主大风。岁星、太白守犯,将相忧。

心宿三星,五度,天王正位。中星曰:明堂,为大辰,主天下赏罚。荧惑、太白凌犯,战不胜。填星守,光明赤黄,主庆赐之事。

尾宿九星,十七度(八度五十三燕分之分野),后妃之府。太阴凌犯,阴国将军死。日晕,阴国弱。岁星守犯,主旱。太白犯之,人民不安。

箕宿四星,十度,后宫妃后之府也。月从箕星,多风雨,又主客蛮夷胡貊。

故蛮胡将动,必先占此。日蚀,主疾风雨,飞石折木。月晕西北,兵不胜。月蚀,主饥车骑满野。月并岁星犯守,谷贵。

北方七宿九十七度半二十五分斗宿六星,二十三度(九度九十二分吴之分野),丞相太宰之位,亦主兵。

一曰天机。南二星,天楼库也天梁也;北二星,天府庭也。月晕,大将刑。月凌犯,占风雨之变。太白、辰星犯守,有兵。填星犯守,臣下不轨。

牛宿六星,七度,天之关梁。一曰天鼓。又上一星主道路,次星主关梁,次三星主南粤。动摇变色,则占之。日晕,阴国主死。日月蚀,兵起。月凌犯,大水。填星居宿度三十日以上,天下和平,四时来服。太白入,主兵革。

女宿四星,十一度(六度六十三分齐之分野),主妇之卑者。太白犯之,布帛贵,亦主兵。

虚宿二星,十度二十五分半,主北方城邑庙堂。日晕,齐地主兵。月晕,主兵。日月蚀,军旅饥。岁星入,齐地饥。

危宿三星,十八度(十五度六十九分卫之分野)。

室宿二星,十七度,为军旅粮之府,主上功。一星为官,一星为三军之廪,故置羽林之卫。无芒角动,天下安。离宫六星在侧,日蚀,卫地有忧。月蚀,民乏食。月晕,蛮夷来。荧惑逆行凌犯,臣下有谋,主兵起。填星,主关不通,斧越用。

璧宿二星,九度,主文章。日晕,风雨,主大水。

西北七宿八十二度半少奎宿十六星,十七度(四度四十分鲁之分野),天之武库。一曰天象又曰封豕。所以禁暴横也,又主沟渎。岁星守之,北狄怀服。荧惑填星入分野,凶。

娄宿三星,十三度,大为天狱。月晕并守犯,有兵在外,不战。日蚀,鲁饥。

岁星守之,天下安。荧惑守犯,主兵起。

胃宿三星,十四度(大六度三十一分赵之分野),天之藏库,主食廪五谷府也。一曰主诛捕杀。日晕,年谷不熟。月蚀,将军忧。月犯之,赵地兵。岁星犯之,五谷不实。荧惑守之,旱饥。填星留舍三月,客军散。太白犯之,兵起。辰星犯之,吉。

昴宿七星,十一度,天耳也,主西方毕昴间,为天街黄道之所经。七星皆黄,兵大起。星动若跳跃,胡兵起。日晕阴国,胡主死。日蚀,臣下忧。月犯,将军死,胡不安。岁星乘昴出北,阴国有忧胡王死。荧惑守犯,胡人病疫。填星守犯,国安。太白守犯,赵地旱。辰星,主疫。

毕宿八星,十六度(十度四十六分晋之分野)。其星太白天高,主边兵。日月晕蚀五星守犯,主阴国忧,胡主死。

觜宿三星,一度,为军之候,行军之府藏也,主师旅收敛万物。日晕,阴国弱,夷狄多疾疫。日蚀,边兵忧。月犯,主小战。岁星、荧惑、填星、辰星守犯,魏地兵起。

参宿十星,九度少。一曰参伐,一曰钺,主斩刈,所以斩伐万物取阴也。

日晕,鲜毕死,又曰边将忧。月蚀,兵起晋地。荧惑犯之,兵火。填星、太白、辰星犯之,主兵。

南方七宿一百一十度大井宿八星,三十度(一十度五十五分秦之分野),天之南门。黄道之所经,天之亭候,主水衡,法令所取平也。王者用法平,则明而端列。钺一星,附井之前,主伺淫奢。不欲其明,明与井齐,钺斧用。日晕,主风雨。日蚀,秦地凶。

月蚀年谷不登。月犯之,斧钺用。岁星、太白犯守,主秦地兵。辰星入井,在外星进,主兵。星退守井,若角动,色赤主兵,黑主水,黄润主喜。五星犯井钺,悉为兵灾。

鬼宿五星,二度,大天目也,主视明察奸谋。东北星主积布帛,西南星主积金王,随变占之。中央为积尸,一曰铁,主诛斩。鬼星明,五谷不成,不明则民流散。欲其忽忽不明,明则起兵。日蚀月晕,秦地有兵粟贵人民忧。填星荧惑犯之,斧用。太白、辰星守犯,主兵起。犯积尸,贵臣忧。

柳宿八星,十四度少(七度五十六分周之分野)天之厨宰,又主雷雨。日晕,主兵。月晕,周地不安。填星守犯,周地旱太白、辰星守犯,主兵。

星宿七星,七度,一名天都,主兵急盗贼。星明,王道昌。日晕,周地忧。

月蚀,其地饥。月犯守,兵在外,战,主民饥。岁星守犯,主盗贼起。

张宿六星,十八度(十六度七十一分楚之分野),主珍宝宗庙天厨及赏赉之事。日晕,将相忧。岁星入内,外兵起。荧惑、填星、太白守犯,主兵起。辰星,主水。

翼宿一十二星,十九度少,天之乐府,又主夷狄远客负海之滨。星明大,则礼乐兴,四夷来。动,则夷狄使来。离徙,则天下举兵。月晕,主士卒逃遁。荧惑、太白、辰星守,兵起。

轸宿四星,十八度半(十二度十二分郑之分野),主车骑。凡军出,皆占于轸。日蚀,楚地灾。日晕,楚地兵。荧惑填星、辰星、太白犯守,楚地兵起。

诸星占大角一星,在摄提间,赤为兵。

梗河三星,在帝座北,天矛也,主矛锋,以备不虞。一曰天锋,主胡兵。

招摇一星,在梗河,北,主胡兵。占其星,芒角变动,则主兵革。

天门二星,在左角南,不见则大兵至。日晕天门,关梁不通,兵起。

库楼十星,在角宿南,为天库之府。其六大星库也,南四星楼也,旁十五星。

三三而聚者柱也,中央四小星街也。星明大。芒角云气流星客星干犯,则兵起。

折威七星,在亢南,主断军狱。月犯折威,边将有弃叛阵。车三星,在氐南,天之革车也。金火守犯,兵革满野。

骑官二十七星,在氐宿南,天子宿卫骑士之象。五星守犯,主兵。

骑阵将军一星,骑将也。

车骑三星,在骑官南,总车骑之将,主部阵行列。

西咸四星,在房宿北,东咸四星在心宿北,月日五星之道也。月犯东西咸,有阴谋事。五星犯,有兵起。

积卒十二星,在房宿西南,五营军士之象。五星入守,天下兵起。月犯天江,有兵强,河津不通。

天鸡二星,在狗国北。金星入守,兵大起。

狗国四星,在建星东,主三韩、鲜卑、乌桓、猃狁之属。五星守犯狗国,外夷有忧。火守,东夷兵起。

左右旗九星,在牵牛北,天之鼓旗,为旌表,主设险备知敌谋。

天垒城十三星,形如贯索,在哭泣南,主鬼方、北夷、丁零、匈奴类,所以候兴败存亡。

斧钺三星,在八魁西北,主行诛拒难,斩伐奸谋。明若明动,皆为斧钺角。

北落师门一星,在羽林星西南,主北方蕃落,亦主候兵垒。

壁阵十二星,在室宿南,是羽林之垣垒,主天军营阵。五星入垒、壁阵,大兵起。

羽林四十五星,三三而聚散,在垒璧之南,主天军营阵翊卫之象。月犯羽林,兵戈起。五星入羽林,关梁不通,兵起。

天将军十一星,在娄宿北。中央大星天之大将也,外星吏士也。动摇,主兵起。旗直扬者,随所击胜。

左右更五星,在娄宿西,秦爵名也,主牧师之官,牧养牛马之属。金火犯守左右更,山泽有兵起。

天街二星,在昴毕间,为阴阳之所分。月犯天街,兵塞道路。金火犯守,兵起。

参旗九星,在参宿西,天弓也。弓弩之候,如弓张则兵起,旗星偃曲也。五星犯参旗,主兵起弓弩用。

狼一星,在参东南,为野将,主侵掠。

弧矢九星,在狼星东南,天弓也。主行阴谋,以备盗贼,常属天而向狼。

凡诸星不言兵者,不具之,皆以星名所主占之。云气彗孛客星流星有干犯诸星,以其五色星名分野言其祸福。

星变占瑞星四条景星。传曰:景星者,德星也。《符瑞图》曰:景星者,大星也,状如半月,生于晦朔,助月为明。巫咸曰:景星见,其国昌,文士出。

周伯星。《晋书》曰:周伯星,黄色煌然,所见之国大昌。

含誉星。《孝经援神契》曰:含誉,光曜似彗,其国喜则含誉射之,蛮夷奉贡则含誉射之。天保星。《晋书》曰:天保星者,流星之类,有音如炬火下野雉鸣天保也,所坠之国有喜。隋开皇元年十一月己巳,有流星如炬火烛地:占曰:流星有声者名曰天保,所坠之处,其国有喜。后九年陈平,天下一统。

妖星十三条天星。传曰:天,一名觉星,本类彗星,末锐,长四丈或出东北方,主奋争。《运斗枢》曰:彗星出东方,名天。甘德曰:天出,其国凶,不可举事用兵,必有破军拔城。《天官书》曰:岁星失次,进而东北,三月主天长四丈,馀主锐钺动。

蚩尤旗星。传曰:蚩尤旗,类彗,而后曲象旗。或曰赤云独见,或曰其色上黄下白。所见之方,下有兵大起。《天官书》曰:蚩尤旗见,则王者讨罚四方。

孟康曰:蚩尤旗者,荧惑之积也。唐中宗景龙二年七月,有赤气亘天,其光烛地,经三日不见。占曰:蚩尤旗也,主暴兵。十一月庚辛,突厥首领婆葛犯塞。

国皇星。传曰:国皇大而赤,类南极老人星。或曰去地三丈,如炬火,主内寇内难。或曰其下兵起兵强,或曰内外有兵。《春秋考异邮》曰:国皇见,东南兵起。

昭明星。《天官书》曰:照明星,大而白无角,乍上乍下,所出国起兵多变。

孟康曰:昭明星形如三尺机,机上有九彗上向,荧惑之积也。

司危星。《天官书》曰:司危,如太白有角。或曰出西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白。司危出,其下主兵冲不利。孟康曰:星大而有毛,两角,荧惑之积也。

天谗星。巫咸曰:彗出西北,如剑,长可四五丈,名天谗。《运斗枢》曰:彗出西,如剑,长可四丈,名曰天谗,见则兵起。

五残星。巫咸曰:五残星出东方,星状类辰星,可去地六七丈。《春秋合成图》曰:苍彗散为五残,如辰星出角。五残者,五分也,为毁败之兆。《荆州占》曰:大而赤数动,察之而青,为五残,见则兵起。

六贼星。巫咸曰:六贼星出正南方,其星去地六丈,大而赤动有光。《天官书》曰:六贼星所出非其方,皆为其下主兵冲不用。

天锋星。宋均曰:天锋彗象而形似矛锋,若见则天下兵起。

长庚星。《天官书》曰:长庚如一匹布著天,见兵起。

枉矢星。《晋书》曰:枉矢,类流星,色苍黑蛇行,望之如有毛角,长数丈。

见则谋反之兵合射所诛,亦为以乱伐乱。又曰:枉矢黑,军士不勇:《汉书》曰:秦将亡,项羽救钜鹿,枉矢西流。枉矢所触,天下之所伐射灭亡象也。物莫直于矢,令蛇行不能直,枉而不正,以象项羽执政乱也。

天狗星。巫咸曰:天狗状如犬奔,星色黄有声,其止地类狗所坠,望之如火光焰冲天,其上锐其下圆,如数顷田。孟康曰:星有毛,旁有短彗,下有狗形。

郄萌曰:星出,其状色赤白有光下,即为天狗。《荆州占》曰:流星有光,见人白坠无音,若有足,名天狗。其色白,其中黄,如遗犬状,主候兵讨贼,破军杀将。

营头星。司马彪曰:营头星者,有云如环山坠,所谓营头之星所堕,其下覆军,流血千里。一曰:流星昼陨为营头。

客星《天文总论》曰:客星者,非其常有,偶见于天,此天皇大帝之使,以告休咎也。一曰:客星见无常所,或出西,或守东。日多者,事大而祸深;日少者,事微而祸浅。或见而变色芒角,必有谋杀之兆。其色微小,即有阴谋兵乱之事。

各以星色占之。色白者,其分野兵起。有芒角者,其下破军杀将,侵城夺邑。魏文帝黄初三年九月甲辰,客星见太微左门内。占曰:客星出太微,国有兵。十月,帝南讨孙权。是后累有兵杀。

流星流星,天之使也。自上而降曰流,自下而升曰飞。大者曰奔,奔亦流星也。

星大者使大,星小者使小。星声隆隆者,怒之象也。行疾者期速。行迟者期缓。

大而无光者,众人之事。小而有光者,贵人之事。大而有光者,其人贵且众也。

乍明且灭者,成败也。前大后小者。恐忧也。前小反大者,喜事也。蛇行者,奸也。往疾者,往而不返也。长者,其事长久也。短者,事疾也。流星所坠,其下有兵。无风云有流星见,良久间乃入,为大风发屋折木。小流星数百,四面行者,众庚移流之象。流星如瓮大者,为有发谋起事。凡围城而有流星来往,过城或坠城内营垒之中者,军旅败散之象。流星从彼敌出来吾军止,必当有间谍来说吾士卒,夜半或寅时使至。流星有流不止者,不出百八十日,动众离散。若坠吾军营中大凶,可以速退军避之,一云易将而禳之。流星色青赤,名曰地雁,其所坠者起兵。流星有光青赤长二三丈,名曰天雁,阵中之精华也。其国起兵,将军,当从星之所向,吉。流星有芒或有声。

《天文总论》曰:此为怒气,各以分野占之。色青为忧为饥,赤为兵为旱,黄为喜为土功之事,白为兵为刑罚,黑为疾疫为死为水灾。先看休王而占之,各以日辰宿分所属之国分野论之。流星有光,尾状如匹布,苍白色为使,色赤论兵,色黑论死丧。流星甚大,其光照地,色青赤流四傍者,五谷不登。流星犯日,映日而赤色向日而流者,天下不安。唐太宗大历二年九月乙丑,昼有流星出午没丑,浔桂州山僚陷州城,逐剌史。众星流者,阴阳之精、五行之气形体在下,精曜在上。众星流者,万人不安之象。凡众星并流,将军举兵,随流星所向击之,胜。

后魏文帝和平元年三月,有流星数十万西行。三月六日,诏将军陆真讨雍州叛民,破之。

流星犯岁星,《天文总论》曰:其地辱主。

流星犯荧惑。《天文总论》曰:流星冲荧惑,其下君有福庆。若光映荧惑者,邻国国有奸谋之意,宜谨防之。

流星犯填星,《天文总论》曰:外邦有奸人入国。流星来冲填星,其填星光润,其分野有福。流星犯填星而色赤,其分野有兵;色黑,其分野有水。

流星犯太白。《天文总论》曰:流星来犯大白,其分野军弱,无兵起兵。流星来冲太白,太白无光,其军师有忧。流星润泽,前后有光,而锐来穿太白,其下君有德令盛行,外若有军师即还。

飞星。《天文总论》曰:飞星类流星,自下而上曰飞星。《晋书》曰:飞星大如缶,或有星如瓮,复皎然白,前卑后高,此谓顿顽。其所从者,多死亡。

奔星。《天文总论》曰:有大流星曰奔,其星所坠,其下有大兵。光迹相连曰流,绝迹而去曰奔。

陨星。《天文总论》曰:陨星如雨,有兵乱起。

彗星。传曰:彗星所以除秽布新也。《晋书》曰:彗星,所谓扫星,本类星,末类彗,小者类数寸长,或亘大。见则兵起,水火扫除也,除旧布新。有五色,各依五行本精所生。按彗无光,假日而为。先夕见则东指,晨见则西指,在日南北皆随日光而指。顿挫其芒,或长或短光芒所及为灾。《天文总论》曰:两军相对,有彗星见,随彗所指击之者胜。彗星有行有止,若行者事小,止者事大,各以其分野占之。《荆州占》曰:诸彗出,长三丈以上期一年,四丈以上期三年,十丈以上期五年。凡彗星所干历,百日以上期三年,百五十日以上期五年,二百日以上期七年。彗星见则敌国兵起,得本者胜。彗星昏见,其国受灾。彗星见久,其灾深;见短,其灾浅。彗星出,有叛者兵起。其国一日不出一岁,天下大水,其邦尤甚,运斗枢曰彗星见后曲象旗则王者讨伐四方。

孛星。传曰:孛星者,恶气所生,为乱兵。以分野言之,主兵灭。

虹霓。武密占曰:虹霓,阴阳之气,和则为雨露,怒则为风雷,散则为虹霓。

虹者攻也,阴气攻阳气也。者啮也,灾气伤害于物,如有所啮。一曰:枢星之气散为虹霓者,斗之乱精也,斗失度为之。一曰:阴阳不和交错之气,雄曰虹,雌曰霓。双出色鲜者为虹。暗者为。若攻城,有虹从外入饮城中水城中,主喜;青黑凶,赤白,城陷,大战流血。虹霓有指者,从外顺虹攻之,胜。屈虹入城中,其城可屠。若城上有黄虹贯者,从所指击之,胜。二屈虹东出,其下有大战,亡城破军将死。五虹俱出,兵起,期三年。虹霓似日月晕者,必有破军,先起者胜。

虹从井中出,或饮井水者,主兵起。

风角占(凡四十条)

凡候风之法:选高迥之地,立五丈竿首,作木,书八卦,分四维十二辰,上安三足木鸟。机开转运,使鸟口衔花,视花摇动,即占之。又法:以鸡羽八两,为葆系于竿首,候羽葆平直,即占之。

灾祥吉祥之风:日色清明,风气和缓,从岁月日时德并德合,或乘生气而来,人心悦顺,是为吉祥,主德令下施之应。德者阳德自处,谓丙戌庚子为阳。假如甲日巳德在甲也。阴德在阳,谓乙德在庚,丁德在壬,己德在甲,辛德在丙,癸德在戊,为德合。其有王气者,随四时王方也。

凶灭之风:日色白浊,天气昏寒,共耳叫怒而扬沙,秉刑杀而暴至,发屋折木,详五音而定凶灾,起止刑冲定八方而知善恶,后皆明格矣。

五音之法:一言土,三言火,五言水,七言金,九言木。子午庚,丑未辛,寅申戊,卯酉己,辰戌丙,巳亥丁。假令甲子金从甲数至庚得七,即纳音是金也。

假令乙数至辛得七,即纳音是金也。此乃大挠五音,配五行之音。它仿此以求之。

地有配十二辰属五音之法:子为阳宫,午为阴宫,丑寅为阳徵,未申为阴徵,卯为阳羽,酉为阴羽,辰为阳商,戌为阴商,巳为阳角,亥为阴角。

鸣条以上怒风起止,皆详其五音,与日辰刑杀,五墓五行相生相克,而言吉凶。其下主客之法:即以日辰所得纳音五行是客,时下十二辰与风所来方为主人,则可定主客胜负。假令甲子日,纳音是金,商为客也,时加巳时亥时,此时是木角,为主人。金克木,客胜主人。馀皆仿此。

凡年月日时,四杀五墓上,天气白浊昏塞,皆为凶风。其日三刑最急,坐不及起,有贼暴至。若行,即防有伏兵。岁月日时三刑者: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未刑丑,丑刑戌,戌刑未,子刑卯,卯刑子。己上为三刑。寅午戌杀在丑,亥卯未杀在戌,申子辰杀在未,己酉丑杀在辰。己上为四杀。木墓在未,火墓在戌,水土墓在辰,金墓在丑。己上为五墓。

凡年月日时,三刑四杀五墓之风,天色白浊昏寒,兴兵动众。见此须急准备贼兵奔冲侵掠,严整武备。

八节日占八节之日,风乘王卦而来为吉风。立春日风从艮来,春分日风从震来,立夏日风从巽来,夏至日风从离来,立秋日风从坤来,秋分日风从兑来,立冬日风从乾来,冬至日风从坎来,皆乘王卦。

六情之日申子日贪狼。北方水,水生于申,盛于子。性触地而行,触物而润,多所好而贪,故曰贪狼。

亥卯日阴贼。东方木,木生于亥,盛于卯。木性受水气而生,贯地而出,故为怒;以阴贼气害木,故为阴贼。贪狼必待阴贼而后动,阴贼必待贪狼而后用。

二阴并行,故王者忌子卯也。

寅午日廉正。南方火,火生于寅,盛于午。火性猛烈,无所容受,故为恶。

其气精勇严整,故日廉正。

巳酉日宽大。西方金,金生于巳,盛于酉。金之为物,喜以利刃加万物刃,所加无不宽大,故曰宽大。

辰未日奸邪。上方之情,乐东与北也。阳气所萌,故为上方。辰穷水也,未穷木也。木落归本,水流末,故木利在未,水利在辰,盛衰各得其所也。水穷则无隙不入,木穷则旁行,故曰奸邪。

戌丑日公正。下方南与西也。阴气所萌,故为下方。戌穷火也,丑穷金也。

金刚火强,各归其乡,故火利午,金利酉。酉午,金火之盛也。盛时受利,至穷无所归,故曰衰也。火性无形,金性方刚,故曰公正。

凡寅午己酉丑戌日,风和缓而来,日色清明,皆为吉风,主恩令庆贺。申子亥卯辰未日,皆为凶风,主贪掠阴谋奸诈。又看风来地位,以日时支干五行数言之,王相贼多,休囚贼少。

观风察将凡风势隆隆,如车如雷如击鼓声者,谓之宫风,其将宽和而有信。风势如金如石相敌,如击金声杂佩和响者,谓之商风,其将威猛而好杀。风势肃肃习习,如动林木者,谓之角风,其将仁恕,不可诈欺。风势如奔马,大焱掣裂者,谓之徵风,其将猛烈难与争。风势如流水扬波激气相杂者,谓之羽风,其将贪暴,多奸诈。

主客虑氏曰:两军相当,陈师原野,未知主客胜负如何者,以先举为客,后应为主。常以所占时与来方为主,其日纳音为客。若时与来方能制纳音,主胜。若纳音制师与来方者,客胜。若相生者,为比和,不战。常以地十二位分之。

子为阳宫,午为阴宫,属土。丑寅为阳徵,未申为阴徵,属火。卯为阳羽,酉为阴羽,属水。辰为阳商,戍为阴商,属金。巳为阳角,亥为阴角,属木。王时亦然,皆属主命。假令壬子、癸丑、壬午、癸未、戊辰、己巳、戊戌、己亥、庚寅、辛卯、庚申、辛酉木,皆属角日,为客,军命在木。若风从辰戌,商位上来,时加辰戌者,谓辰戌金能制木,皆主军胜,客军散。若风从子午宫上来,时加子午宫属土,时与风来方属土。纳音是木,能制土,客军胜,主军败,攻城得捷,边城陷。若纳音是木,风从卯酉羽上来,或从丑未寅申徵上来,皆为相生,两军和解。

李淳风曰:两敌相当,先分八卦,以察主客胜负。若风从西北乾上或正北坎上或东北艮上来,宜先举为客胜,后应为主败。若从正东震上或东南巽上或正南离上来者,利后举主胜,先举为客败。若从西南坤上来者,主有谋不成,两不利。

若从正西兑上来者,客有伏兵,主宜设备,否则大败。

用兵胜负谢临曰:初出军日,风从后来,冲雾决云,人雄马嘶,旌旗如举势指敌方,鼓角声清而震响,君臣对问以调和,必获全胜,以建大功。若从傍来,而前向者得天人之助,获敌粮储,敌来降我。若初出军日,风从五音相生位上来,天色清明,人马奔逸,上下欢心,风气调畅,军行胜健捷,将成大功。

假令巳亥角日,风从卯酉羽上来,此名母来翊子。风从丑未寅申徵上来,此名子来扶母。出军当胜,有功。须天色清明,风势和缓者,兵捷。天气昏浊,风势寒色,尘土蓬勃者,即有战伤。

若入敌境经要害过城垒之处,三日内有风雨雷霆从我军上去入贼境,有威怒之势,为天助我军,行克城池,获金玉,盖得龙虎助军之象,谓云从龙风从虎也。

若平安之时,风云相交,即雨至。若用兵之时,龙虎相交,即急战。风为主,云为客。若风势紧大,云气小薄者,主胜客负。若云色浓厚,来势且急,风势微弱,不能震怒者,客胜主负。

谢临曰:初出军,及三日内行,次风势蓬勃逆来冲我旗难举,人声怯马不嘶,从后或从傍起,吹沙触尘,人马行过步回视无迹者,此名鬼风,军必败。若出军三日内,急风甚雨,威不能振者,军必大败。若天气沉昏,风声错乱,或久阴不雨,皆为下谋上,宜设画以顺天意。若出军日顿无风,草木不动者,贼不可得。

若初立牙旗日,飘风骤来,牙旗摧折,旗幡绕竿者,此为不顺天时,上将死。若军行旗幡指后者,三军败,战将死。若半道逢贼分军两向,或战或往,风来逆吹旗幡却飞不进者,大败。若旗帜绕竿或下垂者,交战将死。若营阵既成,旗鼓初张,有暴风卒来相掩,军慕倾、旗幡折、林木推倒者,此为恶兆,主将失位,军人叛散。若风雨逆来不沾衣者,此名泣军,师徒大败。若交战,风雨骤来者,此名洗尸,战士大败。

中国伐夷张衡曰:欲知中国将伐四夷者,当候四季受角之日戊辰、戊戌、癸丑、癸未,为角日。日中、半夜,风势急紧,从四季上来,谓四季属土。土畏木,今日角,木克土,故知中国将伐四夷也。当以风止之处知所伐之地。

假令风止辰,伐东夷;止未,伐南蛮;止戌,伐西戎;止丑,伐北狄。若风止,有雨。景色温和,即不行。若四季受宫之日,丙辰、丙戌、辛未、辛丑未受宫日,风从巳酉上来,或四季上来,皆外兵欲降,不为恶。若四季日,风从巳酉上来,皆贼兵解散。若风势和缓,天色温和,为不来;寒克,即来。

风攻旋射虑氏曰:若敌城相近,攻击未克,风从敌上射我军,经日不绝,止而复起,数日如此者,贼有伏兵欲来袭我,或贼救兵将至。宜整兵戈,待便克之,当得贼城池财宝。若军行敌境,下营才定,未逢战者,昼夜有急风来射我军,云气奔速,乍西乍东,急防贼兵过我营寨。宜按队屯兵,攻其不意。若旋风入营,昏尘蔽天,弋倒幕倾者,宜急设备,以防不虞。若旋风吹物上天,人皆恐怖,宜防军中有人与贼连谋,顺天时,抚将校,犒士卒,则祸去灾除。若与敌相守,营寨相近,旋风历城者,随其所有贼宜设兵备之。或云气旋风从外入敌城者,从入处宜攻,必克。

营寨警悉李淳风曰:两军相近,各有城寨相守,经时胜负未决者,当以风势察之。若风从岁月日时刑上来(假令子年十一月子日夜半有风从卯上来者是。仿此),势迟缓者,宜秣马利兵,急设警备,以防贼至,必有大战;若势急速,乍起乍止当有狂贼,逢小战。若两军相守未击,忽有风从贼方上来初则起尘蓬勃,及至我军之上,势低小高索不紧者,其贼住十里外,兵不交锋,各无相战。

敌城相陷李淳风曰:角日风从子午上来,时交日中、夜半,其势迅烈至寒克者,城必陷;若从角上来,势号怒发折木者,敌兵将至,宜避;若从亥子上来,夜发昼止,大寒,夜必有贼攻其城寨。凡羽日大风寒克,日色昏沉,宜有兵围城寨、客胜主不利。若贪狼奸邪日风从阴贼上来,或商角日天气昏寒,与岁月日时刑相会者,急贼至角日宫时大风击怒者,其城破。

京房曰:宽大廉正之日,风从巳酉上来,天气温和者,敌兵退散;四激上来者,敌兵自退。四激者,春戌夏丑秋辰冬未是也。宽大受商之日,风从丑未上来连三日者,主客军退散。商风起墓中来,不利客,客退。一曰:受商之日,风从酉上来,连三日天色清明,大军皆起。又宽大之日,时加宽大,风从巳酉上来,止于巳酉时,群贼皆散。若宽大日,风从巳酉上来,夜起昼止者,主众贼皆未散。

若昼风夜止,天气温和,上下同心解散。若天色阴寒,亦未解。

夷兵犯塞京房曰:欲知夷兵犯塞,当视四季受羽受宫之日。时当日中、夜半,风势号怒兼带刑杀者,当有夷兵犯塞。乙丑、乙未、庚辰、庚戌,为受商之日。壬辰、壬戌丁未、丁丑,为受羽之日。丙戌、丙辰、辛未、辛丑,为受宫之日。其日风从四季辰戌丑未上来,时加日中、夜半,或申子亥卯上来,其势急速者,有夷兵侵界。昼伏夜行,风势寒浊者,必成也。

李淳风曰:壬辰为夷,乙未为蛮,壬戌为戎,乙丑为狄。其日若风从申子亥卯辰未上来,势寒克者,当有寇入境。若壬辰、壬子、壬戌、壬申日风从申子亥卯上来,其势急者,有外寇与夷狄兵同侵中国。若四季上来,发屋折木,北及三日,主客军入界。若商日,风从阴贼上来,主贼自杀其主。若阴贼日,风从亥卯上来,其势寒克,贼自杀。

军城吉凶李淳风曰:欲知军城吉凶,当视诸角日有风折木,从丑寅阳徵上来,连三日者,城中主军胜,客军散,其将死。城中人力少者,客军退,城中苏息。又五音逐日风起时及地位五音克日辰纳音者,主军胜,客军败。如纯有徵风起,在徵月宽大时,则客军急退之象。

假令甲子日属土为客,时加寅申,风从阳徵上来者,火为主,火起制金,为主制客,则主军胜,客军败若甲子受金之日,风从巳亥上来,时加巳亥属木,金能制木,为客制主,则客军胜,主军败。又寅日风起于寅,此名纯徵日,时加巳酉为宽大时,有风卒起,为客军急退之象。

李淳风曰:凡军营久相固守。及初下营后拟为攻却未定,或有八难风生者,亟须回避。若贼攻城,城必下风起时其状偏历八方,周旋不定,折木发屋,吹尘不解蔽天,城可屠,宜预设备防之。其风止,则令弱兵先退,奇兵渐进,以强马向敌,作陈而回之。若城内忽有强风起,势大恶,倒弋惊人,宜严警备。若旋风入营,天色昏暗,吹帛向空,人皆见之者,其军不利,宜祭天地,良将预知,故顺天时,抚士卒,劳军伍,则灾消。

风来知贼数李淳风曰:欲知贼数多少者,视风所来之门为月期所乘,辰为黑道,以止发时支干为人数,乘王相则数倍,乘休囚则减数。

假令风从坎上来,起夜半止日中者,坎居子位,建子为十一月,子数九,其贼当以十一月来,住九百里或九十里,内贼九人或九十人九百人。王气十倍,相气五倍,休废如数。支干数甲己子午各九,乙庚丑未各八,丙辛寅申各七,丁壬卯酉各六,戊癸辰戌各五,巳亥各四。日辰王相十倍,休废如数,囚死减半。若大国兵临未阵则言万数,中邦言千数,边寇言百数,各以大小论之也。

伏兵京房曰:暴风忽起,昏尘蔽天,坚叶茂条皆落起于三刑五墓之上者,宜防前后,当有伏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