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条金色的光痕

志摩的诗 725 字 2022-05-06

来了一个妇人,一个乡里时来的妇人,

穿着一件粗布棉袄,一条紫绵绸的裙,

一双发肿的脚,一头花白的头发,

慢慢的走上了我们前厅的石阶:

手扶着一扇堂窗,她抬起了她的头,

望着厅堂上的陈设,颤动着她的牙齿脱尽了的口。

她开口问了:——得罪那(你们),问声点看,

我要来求见徐家格位太太,有点事体……

认真则,格位就是太太,真是老太婆哩,

眼睛赤花,连太太都勿认得哩!

是欧,太太,今朝特为打乡下来欧,

乌青青就出门;田里西北风度(大)来野欧,是欧,

太太,为点事体要来求求太太呀!

太太我拉埭上,东横头,有个老阿太,

姓李,亲丁末……老早死完哩,伊拉格大官官——

李三官,起先到街上来做长年欧——,早几年

成了弱病,田末卖掉,病末始终勿曾好;

格位李家阿太老年格运气真勿好,全靠

场头上东帮帮,西讨讨,吃一口白饭,

每年只有一件绝薄欧棉袄靠过冬欧,

上个月听得话李家阿太流火病发,

前夜子西北风起,我野冻得瑟瑟叫抖,

我心里想李家阿太勿晓得那介哩,

昨日子我一早走到伊屋里,真是罪过!

老阿太已经去哩,冷冰冰欧滚在稻草里,

野勿晓得几时脱气欧,野呒不人晓得!

我野呒不法子,只好去喊拢几个人来,

有人话是饿煞欧,有人话是冻煞欧,

我看一半是老病,西北风野作兴有点欧;——

为此我到街上来,善堂里格位老爷

本(给)里一具棺材,我乘便来求求太太,

做做好事,我晓得太太是顶善心欧,

顶好有旧衣裳本格件把,我还想去

买一刀锭箔;我自己屋里野是滑白欧,

我只有五升米烧顿饭本两个帮忙欧吃,

伊拉抬了材,外加收作,饭总要吃一顿欧,

太太是勿是?……嗳,是欧!嗳,是欧!

喔唷,太太认真好来,真体恤我拉穷人……

格套衣裳正好……喔唷,害太太还要

难为洋钿……喔唷,喔唷……我只得

朝太太磕一个响头,代故世欧谢谢!

喔唷,那末真真多谢,真欧,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