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人物部·仪制

夜航船 1.86 千字 2022-05-06

黄屋左纛

黄屋,黄盖也。左纛,以牦牛尾为旗纛,列之左也。

羽葆

聚五采羽为幢,建于车上,天子之仪卫也。

九旗

画日月曰常,画蛟龙曰旗。通帛曰旃,杂帛曰物。画熊虎曰旗,画鸟隼曰鴋,画龟龙曰旐。金羽曰旞,析羽曰旌。

卤簿

车驾出行,羽仪导护,谓之卤簿。卤,大盾也,所以捍蔽,部位之次,皆着之于簿。五兵盾在外,余兵在内。以大盾领一部之人,故名卤簿。

髦头

武祖问髦头之义,彭权对曰:“《秦纪》云:国有奇怪,触山截水,无不崩溃,惟畏髦头。故使武士服之,卫至尊也。”

传国玺

秦始皇以卞和玉制传国玺,命李斯篆文。其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相传卞和玉制为三印,一传国玺,一天师印,一茅山道士印。

十二章

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六者绘之于衣,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绣之于裳,所谓十二章也。华虫,雉也。宗彝,虎蜼。藻,水草。黼,若斧形,取其断也。黻,为两巳相背,取其辨也。

皇后六服

袆衣(袆音挥。色玄,刻绘为翚。从王祭先王之服。翚亦音辉)。

揄狄(揄音遥。色青,刻绘为揄。从王祭先公之服)。

阙狄(色赤。刻绘为之。从王祭群小祀之服)。

鞠衣(色黄。告桑之服)。展衣(色白。以礼见王及宾客之服)。

禒衣(色黑。进御见王之服)。

九门

天子一关门,二远郊门,三近郊门,四城门,五皋门,六库门,七雉门,八应门,九路门。

丹墀

《西京赋》曰:“右平左,青琐丹墀。”(注:天子赤墀列为九级,中分左右,有齿介之,右则平之,令辇得上阶也。)

尺一

天子诏曰尺一。汉制:简一尺一寸。中行说教匈奴以尺二演示文稿汉。

金根车

天子所乘之车曰金根,驾六马。有五色安车,有五色立车,各一,皆驾四马,是为五时副车。

鹤禁

太子所居之宫,白鹤守之,凡人不得辄入,故曰鹤禁。

九府圜法

圜法,即钱法也。天子九府,曰泉府、大府、王府、内府、外府、天府、职内、职金、职币,皆掌钱帛之府也。

五库

天子五库,曰车库、兵库、祭器库、乐器库、宴器库。

黼扆

天子坐,则黼扆列在后,如背负之也。黼扆,形如屏风,画斧而无柄,设而不用,取金斧断割之义。

象魏

宫门双阙悬法象,其状巍然高大,曰象魏。

列土分茅

天子大社,以五色土为坛,封诸侯,各以其色与之,帱以黄土(黄取王者覆被四方之义),苴以白茅(白茅取其洁也),归而立社,谓之列土分茅。

枫宸

汉宫殿前多植枫树,故曰枫宸。一名紫宸。

罘罳

(音环思 注:罘罳,伏思也。)

君退至内廷,思维机务,故曰罘罳。

金马

汉武帝得大宛马,以铜铸其像,立于署门,名金马门。《扬雄传》:“历金马,上玉堂。”金马,翰林官称玉堂金马。

黄牛白腹

公孙述废铜钱置铁钱。蜀中童谣曰:“黄牛白腹,五铢当复。”言王莽称黄,述自号白。五铢,汉钱也。言天下当复还刘氏。

两观

古者帝王每门树两观于其前,所以标表宫门也。其上可居,登之可以观远,故谓之观。

琼林、大盈

唐德宗起琼林、大盈等库,以储私钱。陆贽谏,不听。后朱泚之乱,罄于兵火。

泽宫

天子习射之地。泽,取择贤之义也。

水晶宫

大秦国中有五宫殿,皆以水晶为柱,故名水晶宫。

桥门

汉明帝幸辟雍,冠带缙绅之人,环桥门而观者,以亿万计。

虎闱

晋武帝临辟雍,立国子监以育士庶,名之曰虎闱,又名虎观。

石渠

汉施雠,甘露中拜博士,与五经诸儒,论异同于石渠阁。

凤诏

后赵石季龙,置戏马观,观上安诏书,用五色纸,衔于木凤口而颁行之。凤五色漆画,咮脚皆用金。

紫泥

阶州武都紫水有泥,其色紫而粘,贡之,用封玺书,故诏诰曰紫泥封。

黄麻

敕书旧用白纸,唐高宗以白纸多蠹,改用黄麻。拜除将相,其制书皆用黄麻。黄麻者,以黄櫱染纸,取其辟蠹也。

内官

成周始为寺人。秦始皇初立中车府,置令。魏文帝置殿中制监。隋置内侍省,始以监为太监,加少监、监正。秦六局,置尚衣、尚冠等官。

仪仗

神农始为仪仗,秦汉始为导护,五代始为宫中导从。黄帝制钺,秦始皇改为锽(即斧)。晋武帝制干枪,元帝加仪刀、仪锽、斑剑。

黄帝制麾、制曲盖。吕尚制华盖。黄帝始警跸。周制鸣鞭。黄帝制旗,天子出,大牙建于前。周制:树旗表门。陶谷始备岳渎、日星、龙象、大神诸旗。

尧始制车驾,周改鸾驾。

晋文公制左右虞侯掖驾。汉武帝佽飞驾前。周公始制属车悬豹尾。唐始加豹尾于卤簿。

周公置记里鼓车。隋文帝制行漏车。秦始皇兼车服始饰器为金根车,上施华盖相风鸟,制辟恶车前导,更定大驾、法驾。周制:步辇以人组挽。秦始皇去其轮为舆,以人荷。汉制后宫羊车以人牵。宋制檐子以竿牵。汉制皇屋。宋制棕榈屋,即逍遥车。

汉武帝制十二障扇。唐玄宗制上殿索扇,阎则先奏,以宦官升陛执扇。

戒不虞

《汉官仪》:属车八十一乘,作三行。《尚书》:“御史乘之。”最后一乘悬豹尾于竿,豹尾过后,执金吾方罢屯解围,所以戒不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