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伦类部·君臣

夜航船 3.42 千字 2022-05-06

在三之义

晋武公伐翼,杀哀侯,止栾子曰:“苟无死矣,吾令子为上卿。”辞曰:“成闻之:‘人生于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

无忘射钩

管仲将兵遮莒道,射桓公,中带钩。后鲁桎梏管仲送于齐。齐忘其仇以为相。谓桓公曰:“愿君无忘射钩,臣无忘槛车。”

前席

贾谊为长沙王傅,文帝征之至。入见,上问鬼神之事,谊具道所以然;至夜半,文帝前席听之。

温树

孔光领尚书事,典枢机十余年,守法度,修政事,不苟合。或问:“温室省中树皆何木也?”光答以他语。其谨密如此。

下车过阙

卫灵公与夫人南子夜坐,闻车声辚辚,至阙而止,过阙复有声。公问为谁,夫人曰:“此必蘧伯玉也。妾闻礼下公门,式路马。伯玉,贤大夫也,敬于事上,必不以暗昧废礼。”视之果然。

枯桑八百

诸葛亮谓后主曰:“成都有枯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孙衣食自足。臣决不长尺寸,使库有余帛,廪有余粟,以负陛下。”

醴酒不设

楚元王敬礼穆生,每食必设醴酒。一日不设,穆生曰:“醴酒不设,王意怠矣。”遂去。

一动天文

李泌谓肃宗曰:“臣绝粒无家,禄位与茅土皆非所欲,为陛下运筹帷幄,收复京城,但枕天子膝睡一觉,使有司奏客星犯帝座,一动天文足矣。”

封留

张良,其先五世相韩。秦灭韩,良即弃家,求刺客报韩仇,不果。乃佐高帝灭秦。定天下,大封功臣,令良自择万户。良曰:“臣初从帝于留,封留足矣。”寻弃人间事,从赤松子辟谷。吕后强食之,曰:“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何至自苦如此!”

御手调羹

唐玄宗召李白至见金銮殿,论当世事,奏颂一篇。帝赐食,亲手为调羹。

御手烧梨

唐肃宗常夜召颖王等二弟,同于地炉罽毯上坐。时李泌绝粒,上自烧二梨,手擘之以赐泌。颖王恃恩固求,上不与曰:“汝饱食肉,先生绝粒,何乃争耶?”

盐酒同味

崔浩论事,语至中夜,太宗大悦,赐浩缥醪酒十斛,水晶戎盐一两,曰:“朕味卿言,若此盐酒,故与卿同此味也。”

学士归院

唐令狐在翰林日,夜入对禁中。宣宗命以乘舆金莲烛送还院,院吏望见,以为天子来,俄传呼云:“学士归院。”

撤金莲炬

苏轼任翰林,宣仁高太后召见便殿曰:“先帝每见卿奏疏,必曰:‘奇才,奇才!’”因命坐赐茶,撤金莲宝炬送院。

登七宝座

唐玄宗于勤政殿,以七宝装成大座,召诸学士讲论古今,胜者升座。张九龄论辩风生,首登此座。

昼寝加袍

韦绶在翰林,德宗常至其院,韦妃从幸。会绶方寝,学士郑欲驰告之,帝不许。时适大寒,帝以妃蜀锦袍,覆之而去。

金箸表直

唐开元时,宋璟为相,朝野归心。时侍御宴,帝以所用金箸赐之,曰:“非赐汝箸,以表卿直也。”

药石报之

唐太宗时,中书高季辅上封事,特赐钟乳一剂,曰:“卿进药石之言,故以药石报之。”

世执贞节

于忠迁散骑常侍,尝因侍宴,宣武赐之剑杖,举酒属忠曰:“卿世执贞节,故恒以禁卫相委。昔以卿行忠,赐名曰忠。今以卿才堪御侮,以所御剑杖相锡。”

一门孝友

崔郸缌麻同爨,兄弟六人,至三品。邠、郸、郾凡为礼部五、吏部再,唐兴无有也。居光德里。宣宗曰:“郸一门孝友,可为士族法。”因题曰“德星堂”,里为“德星里”,以旌之。

亲手和药

曹彬疾革,真宗亲问,手为手药,仍赐白金万两。问以从事,答曰:“臣无事可言。臣二子璨与玮,材器可取。臣若内举,皆堪为将。”真宗问以优劣,答曰:“璨不如玮。”

相门有相

王训年十六,召见文德殿,应对爽彻。梁武帝目送之,曰:“可谓相门有相。”

有古人风

刘查为东宫舍人,昭明太子以瓠食器赐之,曰:“卿有古人风,故遗卿古人之器。”

赐灵寿杖

孔光字子夏,经学尤明,举方正,为谏议大夫。兄弟妻子燕,语不及朝省政事。赐灵寿杖,归老于第。

剪须和药

李既忠力,帝谓可托大事。尝暴病疾,医曰“用须灰可治。”帝乃自剪须以和药。及愈,入谢,顿首流血。帝曰:“吾为社稷计,何谢为?”

赐胡瓶

《汉纪》:李大亮为金州司马,有台史见名鹰,讽大亮献之。大亮密表曰:“陛下绝畋猎久矣,使者犹求鹰,信陛下意邪?乃乖昔旨。如其擅求,是使非其才。”太宗报书曰:“有臣如此,朕何忧?古人以一言之重订千金,今赐胡瓶一,虽亡千镒,乃朕所自御。”又赐荀悦《汉纪》曰:“悦议论深博,极为政之体。公宜绎味之。”

赐二铭

马燧帝赐《宸》、《台衡》二铭,以言君臣相成之美,勒石起义堂,帝榜其颜,以宠之。

诗夺锦袍

宋之问与杨炯分直习艺馆。武后游终南门,诏从臣赋诗。左史东方虬诗先成,后赐锦袍。之问俄顷献,后览之嗟赏,更夺袍以赐之。

赐玉堂字

淳化中,翰林苏易简献《续翰志》二卷,太宗赐御诗二章,又飞白书“玉堂之署”四字赐之。

赐金龙扇

宋张咏为御史中丞,时真宗令进所著述,帝称善,取所执销金龙扇赐之,曰:“美卿金曰献文事。”

赐酴醿酒

唐李吉甫盛赞天子。李绛曰:“今日西戎内讧,烽燧相接,正陛下求治之时,何得仅以赞颂为言?”帝入谓左右曰:“绛言骨鲠,真宰相也。”遣使赐酴醿酒。

用读书人

宋太祖建元,命毋袭旧号,遂命“干德”。一日,宫中见古镜有“干德”字,怪问臣下,俱不能知。独窦仪对曰:“昔蜀王有此年号,此必蜀中宫女带来者。”问之果然。上叹曰:“宰相须用读书人。”

朕之裴度

宋庆历中,贝州兵乱,师久无功。参知政事文彦博请行凯旋,上劳之曰:“卿,朕之裴度也。”

禁中颇牧

唐毕为翰林学士,羌人扰河西,宣宗召访边事,諴论破羌状甚悉。上曰:“颇、牧近在禁中。”

朕之汲黯

宋田锡,天性骨鲠,奏经史中治体之要三十篇。真宗手诏褒奖,每见锡,色必矜庄。帝自谓曰:“田锡是朕之汲黯。”

巾车之恩

冯异朝京师,光武诏曰:“仓卒芜蒌亭,豆粥滹沱河,麦饭厚恩久不报。”异曰:“臣欲国家无忘河北之难,臣不敢忘巾车之恩。”

尚书履声

汉郑宗为尚书仆射,数谏,上纳用之。每闻其革履声,曰:“我识郑尚书履声。”

软脚酒

唐郭子仪自同州归,代宗诏大臣就宅作软脚局,人出钱三千。

佐朕致太平

王旦,佑次子,器诚远大,真宗尝目送之曰:“佐朕致太平者,必斯人也。”

儒与吏不及

明王兴宗初为皂隶,洪武特命为金华知县。李丞相言:“隶也,奈何为令?”上曰:“兴宗勤而不贪,又善处事,儒与吏不及也,何有于县?”后苏乏守,上曰:“莫如兴宗。”用之,有善政。

风度得如否

唐玄宗每访士,必曰:“风度得如九龄否?”

文武魁天下

宋薛奕,兴化人,中武举第一。时同郡徐铎亦冠文科,神宗赐以诗,有“一方文武魁天下,万里英雄入彀中”之句。后于国变死难。

奖谕赐食

明王来巡按苏松,奉敕同侍郎周忱考察官吏,制词有请上裁语,来曰:“贪官污吏当去,宜即去之。奏请迟留,民益受弊矣。”三杨览奏曰:“王来明达治体。”遂易与之。由是贪暴望风引去。有巨珰陈武,奉太后懿旨,散经江南,要索百端,人人畏之。来收其榜,谓与诏书不合,拟劾之。珰哀祈得免。及还,诉于上。上问顾佐曰:“苏州巡按为谁?”佐曰:“王来。”上曰:“记之。”及代还,佐引以奏,上加奖谕,赐食光禄。

赐金奉祀

汉朱邑官至大司农,卒。天子惜之,曰:“朱邑退食自公,无疆外之交,可谓淑人君子。”赐其子黄金百斤奉祀。

有唐忠孝

韩思复儿时,母为语父亡状,呜咽欲死。举茂才高第,家益贫,杜瑾以百绫飨思复,方并日食,而百绫完对不发。累迁襄州刺史,治行名天下。及卒,上手题其碑,曰“有唐忠孝韩长山之墓”。

骨格必寿

明宋讷,士至祭酒,严立学规。学录金文征嗾冢宰余移文,以老致仕。及陛辞,上讯知其故,诛熂及文征,讷居职如故。上恒谓讷骨格必寿,命画工绘其像。年八十余,终于官。上自制文祭之。后每思讷,举为教国子者法。命仍官其子复祖为司业。

不避艰险

昭烈与关羽、张飞,寝则同床,恩若兄弟;而稠人广座,侍立终日,随备周旋,不避艰险。

遂从不去

张良聚少年百人,道遇沛公。良数以《太公兵法》说沛公,沛公善之,尝用其策。良为他人言,皆不省。良曰:“沛公殆天授。”故遂从不去。

鱼之有水

刘备见诸葛亮于隆中,凡三往而始得,情好日密,关羽、张飞不悦。备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

安刘者必勃

汉高祖疾甚,吕后问曰:“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令谁可代之?”曰:“曹参可。”问其次,曰:“王陵可。然陵少戆,陈平可以助之。陈平智有余,然难以独任。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可令为太尉。”

赐周公图

汉武帝以子弗陵年稚,察群臣,唯奉车都尉霍光忠厚,可任大事。乃使黄门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以赐光。上病笃,霍光涕泣问曰:“如有不讳,谁当嗣者?”上曰:“君未谕前画意耶?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

去襜帷

汉刺史郭贺,官有殊政,明帝赐以三公之服黼黻冕旒,敕行部去襜帷,使百姓见其容服,以章有德。

一见如旧友

苻坚自立为秦天王,尚书吕婆楼荐王猛于坚。坚召猛,一见如旧友,语及时事,大悦,自谓如刘玄德之遇孔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