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伦类部·父子(1)

夜航船 1.86 千字 2022-05-06

弄璋弄瓦

《诗经》:吉梦维何?维熊维罴。男子之祥,维虺维蛇。女子之祥,乃生男子,载衣之裳,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衣之裼,载弄之瓦。

诞日弥月

《诗经》:载生载育,时维后稷,诞弥厥月。

岳降

《诗经》:崧高维岳,峻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

悬弧设帨

男子生,桑弧蓬矢,以射天地四方,欲其长而有事于四方也。《礼记》:男子生,设弧于左;女子生,设帨于左,女子生,设帨于门右。

初度

《离骚》云:“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添丁

唐卢仝生子,名添丁。宋贾耘老,子亦名添丁。耘老生子之妾,名双荷叶。

汤饼会

生子三朝宴客,曰汤饼会。刘禹锡送张盥诗:“尔生始悬弧,我作座上宾。引箸举汤饼,祝词生麒麟。”

拿周

曹彬始生周岁,父母罗百玩之具,名曰晬盘,观其所取以见志。彬左手提戈,右手取印,后果为大将封王。

太白后身

郭祥正母梦李太白,而生祥正,有诗名。梅尧臣曰:“功夫三才如此,真太白后身也。”

玉燕投怀

张说梦生。一玉燕飞入怀中,有孕,生说,后为宰相,封燕公。

九日山神

三衢陈主簿妻,梦一伟人来谒,怪问之,告曰:“吾九日山神也。”已而生子,有异征。因合“九日”二字,名旭。后避庙讳,改升之。神宗朝拜相。

灵凤集身

《南史》:王昙逸母,梦灵凤集身,有孕,又闻腹中啼声。僧宝曰:“生子当如神仙宗伯。”

金凤衔珠

南昌许逊,母梦金凤衔珠堕掌而生。晋初为旌阳令,得异人术,周游江湖,悉斩蛟蜃,除民害。精修山中,年一百三十六。举家飞升。

授五色珠

宋乐史,母梦异人授五色珠而生。史力学能文,举进士第一,立朝有声,着《太平寰宇记》。

五日生

田文以五月五日生。其父婴欲弃之,毋窃举。及长,谓婴曰:“君相齐久矣,齐不加广而私家赀累巨万,门下不见一贤者。文窃怪之。”婴乃礼文,使治家,通宾客。

梦邓禹

宋范祖禹生,母梦一丈夫被金甲,至寝所,曰:“吾汉将邓禹也。”祖禹生,遂以为名。

梦枫生腹

唐张志和母,梦枫生腹上而产志和。母亡,不复仕。自号烟波钓徒。

电光烛身

宋宗泽母刘,梦天大雷,电烛其身,翌日举泽。少有大志,累功拜副元帅,起兵勤王,大破金兵。

梦贤人至

谢灵运父不宜子,乃于杜明甫舍寄养。是夕,梦有贤人至。及晓,乃灵运也。武林山有梦儿亭。

右胁生

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谥聃。母怀之八十一岁,从右胁生,因号老子。

梦虎行月中

滕元发母,梦虎行月中,堕其室,而元发生。九岁能诗。举进士,治边,威行西夏。

真英物

桓温生,未暮,而温峤见之,曰:“此儿有奇骨。”及闻其声,曰:“真英物也。”父彝以峤所赏,故名温。豪爽有风概,累功进大司马。

龟息

李峤母以峤问袁天纲,答曰:“神气清秀,恐不永耳。”请伺峤卧而候其鼻息,乃贺曰:“此龟息也,必贵而寿。”

梦长庚

李白母娠时,梦长庚星现,幼名长庚,后改曰白。

产有异光

虞允文产之日,户外有异光,识者知其为大器。十岁赋诗,多惊人语。

将校有梦

杨玠,璨子,未生时,将校有梦,神自靖州来,号蜀威将军者。暨玠生,貌状如之。袭职,着边功。

钟巫山之秀

扬雄之父寓巫山而生雄,论者为钟十二峰之秀。

皆名将相

陈省华官谏议大夫,陈抟尝谓省华曰:“君之子皆名将相也”。后省华谢政家居,三子并衣金紫扶杖。长尧叟,世称贤相;次尧佐,官太子太师;季尧咨,官节度使,善射,世称小由基。

孕灵此子

五代王承肇母崔氏,梦山神牵五色兽逼其衣,遂生承肇。有异僧见而抚之,曰:“老僧所居周公山,佳气减半,乃孕灵此子耶?”后节制洛州,以功名着。

父辱子死

彭修年十五,侍父出行,为盗所劫,修拔刀向盗,曰:“父辱子死,汝不畏死耶?”盗惊曰:“童子义士,毋逼之。”遂遁去。

一子不可纵

刘挚儿时,父居正课以书,朝夕不少间。或谓:“君止一子,独不加恤耶?”居正曰:“正以一子,不可纵也。”

事父犹事君

殷渊刚介多大节,从父宦游,父行事未当,必辩论侃侃。尝言事父犹事君,不以谀诺为恭。后死“闯贼”难。

娶长妻

冯勤祖父偃,长不满七尺,自耻短陋,乃为子伉娶长妻,生勤,八尺三寸。

一门七业

刘殷有七子,五子各授一经,一子授太史公《史记》,一子授《汉书》,一门之内,七业俱兴。北州之学,殷门为盛。

胎教

孟子少时,问:“东家杀猪何为?”母曰:“啖汝!”既而悔曰:“吾闻胎教,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今适有知而欺,是教之不信。”乃买猪肉啖之。

七子孝廉

赵宣妻杜泰姬生七男,教之曰:“中人性情,可上下也。昔西门豹佩韦以自宽,宓子贱佩弦以自急,汝曹念哉!”后七子皆辟孝廉,而元珪、稚珪更以令德着。

各守一艺

邓禹有子十三人,各守其艺,闺门雍睦。累世宠贵汉庭者,凡百余人。

儿必贵

王珪母李氏尝曰:“儿必贵,未知所与游者何人?”适玄龄、如晦造访,母大惊曰:“二客皆公辅器,汝贵不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