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伦类部·父子(2)

夜航船 3.40 千字 2022-05-06

苏有子

苏颋父同李峤拜相。一日,召二子进见,帝曰:“苏瓖有子,李峤无儿。”

是父是子

吕昭知沁州,临行,父老持金相赠。昭曰:“吾无刘宠之爱,敢为父老留一钱哉!”却不纳。子旦初第,昭诫之曰:“苟酌贪泉,死不歆祀。啮冰茹櫱,是父是子。”

父子四元

伦文叙弘治乙未会元,三子以谅、以训、以诜皆成进士。以谅乡试第一,以训会试第一,以诜殿试第二。父子居四元,为科名盛事。

一如其父

范仲淹知耀、邠二州,皆有善政。赵元昊叛,知永兴军时,称小范老子胸中有数万甲兵。子纯礼,亦知永兴,为政一如其父。

一褐寄父

邝埜仕副使,尝市一褐寄父。贻书问:何处得此褐,毋以不义污我。家教严,故埜制行最清谨。

天上麟麟

杜诗:“徐卿二子生绝奇,感应吉梦相追随。孔子释氏亲抱送,并是天上麒麟儿。”

厉人生子

昔有厉人夜半举子,急持灯烛之,盖恐肖己也。

三迁

孟子少时,居近墓,乃好为墓间之事。孟母曰:“非所以教吾子也。”乃去。居市廛,孟子又好为贸易之事。母曰:“此非所以教吾子也。”复去。居学宫之傍,孟子乃设俎豆,揖攘进退。孟母曰:“此可以教吾子矣。”遂居之。

和熊胆

柳公绰妻韩氏,常命粉苦参、黄连和熊胆为丸,赐其子仲郢等夜学含之,以资勤苦。

画荻

欧阳修四岁而孤,母郑氏教之。家贫,乏纸笔,以荻画地学字。后成大儒,官至观文殿大学士。

截髲

陶侃孤贫,孝廉范逵尝过,仓卒无以款待。母湛氏乃截髲以易酒,又撤所卧草荐,锉以喂马。逵见卢江守张夔称之。夔召侃领枞阳令。

跨灶

灶上有釜,故子过于父,谓之跨灶。盖父与釜同音,借以相喻也。

凤毛

宋谢凤子超宗,善文词,作《殷妃诔》。帝叹赏曰:“超宗殊有凤毛。”杜诗:“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双珠

后汉韦康、韦诞俱有时名。孔融语其父端曰:“不意双珠近出老蚌。”

豚犬

曹操见孙权,叹曰:“生儿当如孙仲谋,如刘景升,儿子豚犬耳!”

老牛舐犊

杨彪子修为曹操所杀。操后见彪,曰:“何瘦之甚!”曰:“愧无日磾先见之明,犹怀老牛舐犊之爱。”操为之改容。

伯道无儿

邓攸字伯道,石勒之乱,挈妻子及弟子绥以逃,度不能两全,乃弃子存侄,后卒绝嗣。时人语曰:“皇天无知,使伯道无儿。”

萱堂

萱草一名宜男,妊妇佩之即生男。故称母为萱堂。《诗·伯兮》章:“焉得萱草,言树之北”。

椿庭

《庄子》云:“上古有大椿,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今人称父曰椿庭。

乔梓

乔木高而仰,父道也。梓木实而俯,子道也。故称父子曰乔梓。

楂梨

张敷小字楂,父邵小字梨。宋文帝戏之曰:“楂何如梨?”敷曰:“梨是百果之宗,楂何敢比!”

菽水承欢

子路曰:“伤哉贫也!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也。”孔子曰:“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谓孝。”

为母杀鸡

后汉茅容,郭林宗访之,留宿。旦日,容杀鸡为馔,林宗以为己设。已而,供奉其母。林宗拜之,曰:“卿贤乎哉!”因劝之学,以成其德。

自伤未遇

晋赵至年十二,与母道旁看令上任。母曰:“汝后能如此不?”至曰:“可尔耳。”早闻父耕叱牛声,释书而泣。师问之,曰:“自伤未遇,而使老父不免勤苦。”

风木之悲

春秋皋鱼宦游列国,归而亲故,泣曰:“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遂自刎死。

毛义捧檄

毛义以孝行称。府檄至,以义为安阳令。义捧檄而喜动颜色,张奉薄之。后义母亡,遂不仕。奉叹曰:“往日之喜,盖为母也。”

为母遗羹

颖考叔为封人,郑庄公赐之食。食舍肉,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

倚闾而望

王孙贾事齐闵王,王出走,贾不知其处。其母曰:“汝朝出而晚归,则吾倚门而望;汝暮出不归,则吾倚闾而望。汝今事王,王出走,汝不知其处,汝尚何归?”

  对使伏剑

王陵归汉,项羽取陵母置军中,以招陵。陵母私送使者曰:“汉王长者,吾儿毋以老妾故持二心,妾以死送。”遂伏剑而死。

封还官物

陶侃少为县吏,常监鱼池,以鱼鲊遗母。母封鲊责之,曰:“尔以官物遗我,反增我忧耳!”拒却之。

勿以母老惧

刘安世除谏官,白母曰:“朝廷使儿居言路,须以身任国,脱有祸谴,如老母何?”母曰:“谏官为天子诤臣,汝父欲为而弗得。汝幸居此,当捐身报主,勿以母老惧流放耳。”

对食悲泣

陆续系洛阳。母往馈食,续对食悲泣。使者问故,曰:“母来不得见耳。”问:“何以知之?”曰:“吾母切肉未尝不方,断葱以寸为度,此必母所飨也。”使者以闻,特赦之。

暴得大名

陈婴母,东阳少年杀其令,欲立婴为王。母曰:“吾自为汝家妇,未闻汝先有贵者。今暴得大名,不祥。”婴乃属汉。

人不可独杀

严延年为河南守,母从东海来,适见报囚,乃大惊,不肯入。延年叩首谢。母曰:“天道神明,人不可独杀。我不意垂老见壮子被刑戮也!”岁余,果败。

击堕金鱼

陈尧咨秩满归。母问有何异政,对曰:“荆南当孔道,过客以儿善射,莫不叹。”母曰:“忠孝辅国,尔父之训也。尔不能以善化民,顾专卒伍一人之技。因击以杖,堕其金鱼。

得与李杜齐驱

汉诛党人,诏捕急。范滂白母曰:“仲博孝敬,足供养,滂从龙舒君九原,存亡得所。惟大人割不忍之恩。”母曰:“汝得与李杜齐驱,死亦何恨!令名寿考,可兼致乎?”

吾知善养

尹焞尝应举,发策有诛元佑诸臣议。不对而出,归告其母。母曰:“吾知汝以善养,不知汝以禄养也。”

能为滂母

苏轼生十岁,母程氏亲授以书,闻古今成败,辄能领其要。程读《范滂传》,慨然叹息。轼请曰:“轼若为滂,母能许之否?”程曰:“汝能为滂,我独不能为滂母耶?”

口授古文

虞集母杨氏归虞汲。宋末兵乱,汲挈家奔岭外,无书可携读。母口授集《左传》、欧苏文。卒以文章名世,皆母训也。

得父一绝

唐宋之问父名令文,富文词,且工书。有力绝人,世谓之三绝。后之问以文章显,之悌以骁勇闻,之逊精草隶,各得父一绝。

父子谥文

明倪谦与子同入史局,谦终南礼部尚书,子岳终南吏部尚书。父谥文僖,子谥文毅。父子谥文,世以为荣。

父长号

何遵幼阅范滂母事,告母曰:“儿设为滂,大人能慨然为滂母乎?”母笑而许之。后为工部主事,谏武宗南巡,荷校暴午门外,五日杖死。廷杖日,父铎在里,有乌悲鸣而前,心异之。比闻工部有以言获罪者,父长号曰:“遵其死夫!”已而果然。

以屏隔座

三国纪亮与子骘俱仕吴,亮为尚书令,骘为中书令,每朝会,以云母屏隔座,时论荣之。

教忠

周狐突,晋大夫。怀公时,突子毛及偃从重耳如秦。公执突曰:“子来则免。”对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道也。今臣子从公子亡,若又召之,教之贰也。”卒就死。

当有五丈夫子

商瞿同年有梁鳣者,年三十,未举子,欲出其妻。瞿曰:“未也!吾齿三十八无子,吾母为吾更娶。夫子曰:‘无忧也。瞿过四十当有五丈夫子。’果然。吾恐子自晚生,且未必妻过也。”居二年,而梁有子。

不如一经

韦玄成,贤之子,与萧望之诸儒辩五经同异于石渠阁。汉元帝朝拜相,守正持重不及父,而文采过之。邹、鲁谚曰:“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

义继母

齐二子之母,宣王时有死于道者,吏执其二子,兄曰:“我杀之。”弟曰:“非兄也,我杀之。”吏以告王,王召问其母,母泣对曰:“杀其少者。王问故,母曰:“少者妾之子。长者前妻之子,其父临终,嘱妾善视。今杀兄活弟,是以私废公也。背言忘信,是欺死也。”王高其义,皆赦之。

他日救时宰相

于忠肃父与如兰为方外交。忠肃弥月,如兰赴汤饼之会,摩其顶,曰:“此他日救时宰相也。”

墨庄

宋刘式殁,惟遗书数千卷,夫人陈氏指谓诸子曰:“此乃父墨庄也。”其后诸子及孙并起高第,为时名臣。

各授一经

宋田辟行高学博,游成均二十年,不遇,浩然归隐。子九人,各授一经,俱登第。时称义方者,必曰田氏。

箕裘

《礼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亲导母舆

唐崔邠为太常卿,亲导母舆入太常署,公卿皆避道。

▲附:各方称谓

蜀人称父曰郎罢。吴人呼父曰(上父下者)(音遮),呼祖曰阿爹,又有呼曰公爹。有呼父曰爷(音涯),有呼父曰爸(音霸)。有呼父曰(上父下邑)(音播)。辽东人呼父曰阿嘛,母曰峨娘。湖南人呼母曰哎祖。有呼父曰阿叭,母曰阿宜。江淮人呼母曰社。李长吉呼母曰婱。吴人呼母曰(女迷)(音寐)。羌人呼母曰姐。江湖有呼母谓媞(音侍)。青、徐人呼兄曰阿荒。荒,大也。又曰(先克)(音选)。越人呼兄曰况。楚人呼姊曰嬃,呼妹曰媦(音位)。江淮人呼子曰崽(音宰),呼女曰娪(音悟)。又有呼子曰男,女曰媛(音嬽)。越人呼子曰(女肯)。吴人呼子曰(牙子)(音牙)。楚人呼妻母曰姼(音氏)。东齐人呼婿曰倩。呼贱役曰倯。妇人呼夫之兄曰兄公,称夫之姊曰女伀(音中)。呼姊妹之子曰出(音翠)。自称曰姎(音盎),犹称我也。称舅母曰妗。齐人呼姊曰(上稍下女)(音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