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伦类部·夫妇

夜航船 5.49 千字 2022-05-06

举案齐眉

梁鸿至吴,依皋伯通庑下,为人赁舂。妻孟光具食,举案齐眉。伯通异之,曰:“彼佣,能使其妻敬之如此,非凡人也。”以礼遇之。

归遗细君

东方朔割肉怀归,武帝问之,曰:“归遗细君。”

糟糠

光武姊湖阳公主新寡,欲下嫁宋弘。帝语弘曰:“贵易交,富易妻,人情乎?”弘对曰:“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顾主曰:“事不谐矣。”

断机

乐羊子游学,未三月而归,其妻引刀断机,曰:“君子寻师,中道而归,何异断斯织乎?”羊子乃发愤卒业。

二乔

周瑜从孙策攻皖,得乔公两女,皆有殊色。策自纳大乔,瑜纳小乔。策谓瑜曰:“乔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为婿,亦足为欢。”

有兄之风

孙权妹,刘先主初在荆州,孙权以妹妻之。妹才捷刚猛,有诸兄之风,侍婢百余人,皆执刀侍立。先主每入,心常凛凛。

妇有四德

许允妇貌丑,允曰:“妇有四德,卿有几德?”妇曰:“妾之所不足者色耳。士有百行,卿有几行?”允曰:“皆备。”妇曰:“君好德不如好色,何谓皆备?”允大惭,礼之终身。

执巾栉

《左传》:晋太子圉质于秦,秦妻之,将逃归。嬴氏曰:“寡君使婢子执巾栉,以固子也。纵子私归,弃君命也,不敢从。”

奉箕帚

单父人吕公好相人,见刘季状貌,异之,曰:“仆阅人多矣,无如季相!仆有弱息女,愿为箕帚妾。”

吾知丧吾妻

刘庭式尝聘乡人女。及登第,女丧明,家且贫甚,乡人不敢复言。或劝改聘,庭式叹曰:“心不可负!”卒娶之,生数子。死哭之恸。苏轼时为州守,问曰:“哀生于爱,爱生于色。足下爱何从生?哀何从出乎?”庭式曰:“吾知丧吾妻而已。”轼深感其言。

画眉

张敞为京兆尹,为妇画眉。有司奏闻。上问之,对曰:“夫妇之私,有过于此者。”上弗责。

牛衣对泣

王章家贫无被,卧牛衣中,与妻涕泣。妻怒曰:“京师贵人,谁逾仲卿者,不自激昂,乃反涕泣,何鄙也!”后果之京兆。

剔目

房玄龄布衣时,病且死,谓妻卢氏曰:“吾病不起,卿年少,不可寡居,善事后人。”卢泣入帷中,剔一目以示信。玄龄疾愈,后入相,礼之终身。

织锦回文

窦滔妻苏氏,字若兰,苻坚时滔拜安南将军,镇襄阳,携宠姬赵阳台以行。苏悔恨,因织锦为回文,题诗二百余首,纵横反复皆为文章,名曰《璇玑图》,以寄滔。

不从别娶

宋黄龟年为侍御史,劾秦桧,遂夺桧职。初,邑簿李朝旌许妻以女。既登第,而朝旌已死,家甚贫,或劝其别娶,不从。

小吏名港

汉庐江小吏焦仲卿妻,为姑所逐,自誓不嫁。其母屡逼之,遂投水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今府境有小吏港,以仲卿名。

相思树

韩凭妻封丘息氏,康王夺之,凭自杀。息与王登台,遂投台下死,遗书于带,愿以尸骨赐凭。王弗听,使人埋之,冢相望也。信宿,有交梓本生于二冢之旁,旬日而枝成连理,鸳鸯栖其上,交颈悲鸣。宋人哀之,号曰相思树。

知礼

季敬姜,鲁大夫公甫穆伯之妻也。子文伯相鲁,退朝。敬姜方绩,文伯曰:“以歇之家,而犹绩乎?”敬姜叹曰:“夫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吾惧穆伯之绝祀也!”及文伯卒,敬姜朝哭穆伯,暮哭文伯。仲尼闻之,曰:“季氏之妇知礼矣!”

作诔

柳下惠卒,门人欲诔之。妻曰:“将诔夫子之德耶?则二三子不如妾知之也。”乃作诔。

谥康

黔娄先生卒,曾西往吊,见其尸覆布被,手足不尽敛。曾西曰:“邪引其被则敛矣。”妻曰:“邪而有余,不若正而不足。死而邪之,非先生意也。”曾西曰:“何以为谥?”妻曰:“先生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其谥曰康,可乎?”曾西叹曰:“惟斯人也,而有斯妇。”

预结贤士

晋大夫伯宗好以直辩凌人,人恶之。妻曰:“危可立待也!何不预结贤士,以州犁托焉。”伯宗乃得毕羊而交之。未几,伯宗以谮死。毕羊送州犁于荆,幸免。

柏舟

共姜,卫世子共伯妻。共伯蚤折,父母欲夺而嫁之,以死自誓,作《柏舟》诗。

共隐终身

王霸少与令狐子伯善,后子伯相楚。其子为郡功曹,尝诣霸。霸子耕于野,投耒见客。颜色惭阻。客去,霸卧不起。妻问故,霸曰:“彼子容服都,儿曹有惭色。父子恩深,不觉自失耳。”妻曰:“子伯之贵孰与君之高?奈何忘夙志而惭儿女子乎?”霸起而笑曰:“有是哉!”遂共隐,终其身。

女宗

鲍苏仕卫三年,而娶外妻。其妻养姑甚谨。其姒曰:“子可以去矣。”答曰:“妇人从一为贞,以顺为正,岂有专夫室之爱为贤哉?”事姑愈谨。宋公表其闾曰“女宗”。

封发

唐贾直言坐事贬岭南。妻董氏名德贞,年甚少。诀曰:“死生未期,汝可亟嫁。”贞不答,引绳束发,封以帛,使直言署曰:“非君手不可解!”直言贬二十年乃还,帛如故。

受羊埋之

羊舌子好直,不容于晋,去三室之邑。邑人攘羊而遗之,羊舌子不受。妻叔姬曰:“不如受而埋之。”羊舌子曰:“何不飨盼与鲋?”姬曰:“不可。南方有鸟为吉干,食其子,不择肉,子多不义。今盼与鲋童子也,随大人而化,不可食以不义之肉。”乃盛以瓮,埋垆阴。后攘羊事败,吏发视之,羊尚存。曰:“君子哉!羊舌子不与攘羊矣。”

弓工妻

晋繁人之妻也。平公使繁为弓,三年乃成。公引射而不穿一札,将杀之。其妻请见,曰:“妾夫造弓,劳矣!君不能射,反以杀人。妾闻射之道,左手如拒,右手如附;右手发之,左手不知。”公用其言,而射穿七札,立释繁人。

迎叔隗

晋文公与赵衰子奔狄,狄人隗氏入二女,公纳季隗,以叔隗妻衰,生盾。及反国,文公又以女赵姬妻之,生三子。赵姬请迎盾与其母,衰不敢从。姬曰:“得宠忘旧,安富室而弃贱交,不可。君其迎之。”衰乃迎叔隗于盾于狄。

提瓮出汲

桓氏字少君,鲍宣就少君父学,父奇其清苦,以女妻之,装送甚盛。宣不悦。少君悉屏去侍从服饰,更布素,与宣共挽鹿车归里。拜帖,即提瓮出汲,修妇道。

御妻

晏子出,其御之妻从门间窥其夫,意气扬扬自得。既而归,妻请去,曰:“晏子身相齐国,名显诸侯。观其志常有以自下者。子为人御,自以为足,妾是以求去也。”御者乃重自抑。晏子怪而问之,以实对,荐为大夫。

效少君

马融女适汝南袁隗,礼初成,隗曰:“妇奉箕帚则已,何乃珍丽?”对曰:“慈亲爱重,不敢违命,君若慕鲍宣之高,妻亦效少君之事。”

破镜

乐昌公主下嫔徐德言。陈亡,德言与主破镜,各分其半。后主为杨素所得,德言寄诗云:“镜与人俱去,镜归人未归。”乐昌得诗,悲泣不已。素怆然,召德言还之。

造庐而吊

杞梁死国事,丧归,齐庄公遇于途,欲吊。其妻曰:“君以吾夫之死为有罪,则不敢辱君之吊;如以为无罪,则先人有敝庐在,何吊于途?”公乃造其庐而吊焉。

琴心

司马相如与临邛令善。富人卓王孙闻令有贵客,为具召之。酒酣,令请相如抚琴。时卓王孙女新寡,窃听。相如以琴心挑之,文君遂夜奔,相如与之归成都。

白头吟

司马相如将聘茂陵女为妾,卓文君作《白头吟》以自绝,相如感之,乃止。

妒妇津

刘伯玉妻段氏悍妒,闻其夫诵《洛神赋》,投洛水死。后人名其地为妒妇津。有妇人渡此者,必湿其衣妆。

四畏堂

王文穆作“三畏堂”。夫人悍妒。杨文公戏曰:“可改作四畏堂。”公问故,曰:“兼畏夫人。”

狮子吼

陈季常妻柳氏悍妒,客至,或闻诟詈声。坡公诗戏之曰:“谁似龙丘居士贤,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

恐伤盛德

谢太傅刘夫人性妒,常帷诸妓作乐,太傅暂见,便下帷。太傅索更一开,夫人拒之,曰:“恐伤盛德。”

鸧庚止妒

梁武帝平齐,获侍儿千余,郗后愤恚成疾。左右曰:“《山海经》云,食鸧庚止妒。”后食之,妒果减半。

炊扊扅

百里奚为秦相,堂上作乐,有浣妇自言知音,援琴歌曰:“百里奚,五羊皮,忆别时,烹伏雌,炊扊扅,今当富贵忘我为?”寻问之,乃其妻也。

周姥撰诗

谢太傅欲置伎妾,命兄子往劝夫人,因言《关雎》、《螽斯》不妒之诗。夫人问谁为此诗?云是周公。夫人曰:“周公是男子,周姥撰诗,当无是语。”

何由得见

桓温尚南康公主,经年不入其室。一日,温与司马谢奕饮,奕以酒逼温,温逃入主所。奕遂升厅事,引一直兵共饮,曰:“失一老兵,得一老兵,何怪也!”主谓温曰:“君若无狂司马,我何由得见!”

羞墓

朱买臣刈薪自给,妻求去,买臣笑曰:“我年五十当富贵。”妻恚曰:“如公等,终饿死沟中耳!”买臣不能留。无何,拜会稽太守,乘传入吴,见故妻从夫治道,载之后车。妻愧死,葬于嘉兴,呼为“羞墓”。方正学有诗云:“青草塘边土一丘,千年埋骨不埋羞,丁宁嘱咐人间妇,自古糟糠合到头。”

秋胡挑妻

鲁秋胡娶妻五日,官于陈。后归,见采桑女子,下车挑之,曰:“力田不如逢年,力桑不如见郎。吾有黄金,愿以与子。”妇不受,归。及见其夫,乃挑我者也,遂数胡罪,而沉于河。

难做家公

郭汾阳子暧与升平公主诟詈,暧曰:“汝倚父为天子耶?我父薄天子而不为耳!”主入奏,子仪囚暧入待罪。代宗曰:“不哑不聋,难做家公。小儿女闺阃之言弗听。”

妒不畏死

唐任环为兵部尚书,太宗赐宫女二人,妻柳氏妒之,欲烂其发使秃。太宗赐酒曰:“饮之立死,不妒不须饮。”柳氏拜敕曰:“诚不如死!”举卮饮尽。太宗谓环曰:“人不畏死,卿其奈何!”二女令别室安置。

鼓盆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不太甚乎?”庄子曰:“人且僵然寝于巨室,而我且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正命,故止之也。”

牝鸡司晨

周武王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

加公九锡

王导惧内,乃以别馆畜妾。夫人知之,持刀寻讨。导飞辔出门,以左手扳车栏,右手提麈尾柄以打牛,狼狈而前。蔡司徒谟曰:“朝廷欲加公九锡。”王信以为实。蔡曰:“不闻余物,惟闻短辕犊车,长柄麈尾。”王大羞愧。

何况老奴

桓温平蜀,以李势妹为妾,妻闻,拔刀袭之。李方梳头,发垂委地,姿貌端丽,乃徐结发,敛手向妻,曰:“国破家亡,无心至此。若能见杀,犹生之年!”神情闲正,辞气凄惋。妻乃掷刀,前抱之曰:“我见犹怜,何况老奴?”遂善视之。

如夫人

齐侯好内,多内宠,内嬖如夫人者六人。

解白水诗

管仲妾名婧。桓公出游,宁戚扣牛角而高歌。公使管仲迎之,戚曰:“浩浩乎白水。”管仲不知所谓。婧曰:“古有白水之诗,曰:‘浩浩白水,倏倏之鱼,君来召我,我将安居?’此戚之欲仕也。”管仲大悦,以报桓公,遂相齐。

居燕子楼

关盼盼,张建封侍姬也。建封殁,盼盼独居燕子楼十余年。一日,得白乐天和诗,泣曰:“自我公薨,妾非不能死,恐世以我公重色,有从死之妾,而玷公也。”遂怏怏不食而卒。但吟云:“儿童不识冲天物,漫托青泥污雪毫。”

何惜一女

周顗母姓李,字络秀,顗父浚,为安东将军,出猎遇雨,过李氏。会其父兄他出,络秀与一婢具数十人馔,甚精办,而不闻人声。浚怪,使人觇之,独见一女子美甚。浚固求为侍妾。父兄初不许,络秀曰:“门户衰微,何惜一女!”遂许之,生顗及嵩。

抱骨赴水

赵淮妾,长沙人。元将使淮招李廷芝,淮至城下,大呼曰:“廷芝,男子死耳,无降也!”将怒杀之,掳其妾。妾伪告将曰:“妾夙事赵运使,今死不葬,不忍忘情。愿往埋之,即事公无憾。”乃聚薪焚淮骨,置缶中,自抱骨赴水死。

察妾忧色

袁升五旬无子,往临安置妾。既得妾,察其有忧色,问故。妾曰:“吾故赵太守女也,家四川,且贫,母卖妾为归葬计耳。”升即送还,并倾橐以赠。妻曰:“君施德如此,何患无子!”次年生韶,为浙西使。孙洪,官郡司马。

不如降黄巢

王铎镇渚宫,以拒黄巢,兵渐逼。先是赴任,多带姬妾,夫人不知。忽报夫人离京在道。谓从事曰:“黄巢渐以南来,夫人又自北至,旦日情味,何以安处?”幕僚戏曰:“不如降了黄巢!”

讽使出妻

宋夏执中,姊为孝宗后,累官节度。初执中与其微时妻至京,后讽使出之,择配贵族。执中诵宋弘语以对,后遂止。

六十未适

南北朝顾协少时,将聘舅女,未成婚,而母亡。免丧后,不复娶。至六十余,此女犹未他适,协义而迎之,卒无嗣。

遣妾献诗

陈陶操行高洁,累辟不起。严守南昌,欲试之,遣小妾莲花往持,陶竟夕不纳。妾献诗曰:“莲花为号玉为腮,珍重尚书遣妾来。处士不生巫峡梦,空劳云雨下阳台。”陶答云:“近来诗思清于水,老去风情薄似云。已向升天得门户,锦衾深愧卓文君。”

计赚解后

沈襄父铄,疏劾严嵩父子,被谪。复诬入白莲邪教,戮之原籍。逮襄部讯,并解其妾。抵山东,起早下于客店,妾密语襄曰:“君至京,必无生理,盍以计脱,以存宗祧。妾拚一死,与之图赖,或得免落奸相之手。”于是绐之,曰:“此地有吏部某为我父同年,在都时曾贷我父三百余金,索来可作路费,亦可以余者赠尔两人为还乡需,不识可行否?”二差以其有妾为质,去其手刑,易其衣巾。一差守妾于店,一差押之同往。行不一里,其差腹疼登厕,襄逸去。差至所谓吏部家,与襄所言迥异。奔回客店,云襄脱逃,吓妾吐真。妾乃号叫曰:“我夫妻耐苦到此,京师已近,满望事白生还。汝受严氏嘱,潜杀我夫,汝必还我夫尸!我以身殉,决不甘孱弱女流又遭汝之污辱。”闻者酸鼻,告之。当道亦疑为严氏所谋,将妾寄养尼庵,日比二差还尸。拖延二载,严氏败,襄出为父陈冤,恩蒙赠荫。妾亦受封,与襄白首告终。

名分定矣

嘉靖己丑,瑞州孝廉刘文光、廖暹同上公车,皆下第,欲归。廖倩媒买妾,拉刘同往选择,相中一女,下定订期。其女问曰:“二位相公何者聘妾?”廖暹戏指刘曰:“是这刘相公娶你。”刘亦大笑,女乃对刘肃拜而进。次日备礼往娶,女见仪状大骇,曰:“刘君娶我,何以帖出廖某?”媒告以实,女变色曰:“作妾虽然微贱,亦关夫妻父子之道,岂可轻指他人以为戏,我已拜刘,名分定矣!”父母婉转再四,誓死不从。廖追悔无及,劝刘纳之。刘力不继,约以下科。后刘正室逝世,娶女为正。

各送半臂

宋子京夜饮曲江,偶寒,命取半臂,十余宠各送一枚。子京恐有去取,不敢服,冒寒而归。

臼中炊釜

江淮王生善卜,有贾客张瞻将归,梦炊臼中。问王生,生曰:“君归不见妻矣。臼中炊,无釜也。”瞻归而妻已卒。

覆水难收

姜太公初娶马氏,读书不事产业,马求去。太公封于齐,马求再合。太公取水一盆倾于地,令妇收水,惟得其泥。太公曰:“若能离更合,覆水岂难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