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选举部·谏官

夜航船 1.69 千字 2022-05-06

忠言逆耳

沛公见秦宫室之富,欲留居之。樊哙谏曰:“凡此奢丽之物,皆秦所以亡也,公何用焉?愿还灞上。”不听。张良曰:“忠言逆耳利于行。”乃还。

真谏议

萧钧为谏议大夫,永徽中,争盗库财死罪,曰:“囚罪当死,但恐天下谓陛下重货轻法,任喜怒杀人”。帝曰:“真谏议也。”

六科给事中,名始秦,汉置给事黄门,职始秦,置谏大夫,唐分为左右。

真谏官

唐李景伯为谏议。中宗侍宴,命诸臣为回波诗。众皆以谄言媚上。景伯独为箴规语以讽,帝不怿。中书令萧至忠曰:“景伯乐不忘规,真谏官也。”

碎首金阶

唐敬宗好游畋,刘栖楚为拾遗,出班苦谏,以额叩龙墀,血流被面。

铁补阙

唐干宁中杨贻德为谏议,正直敢言,不避权幸。人目为“铁补阙”。

殿上虎

宋刘安世正色立朝,面折廷诤。每犯雷霆之怒,则执简却立,俟天威少霁,复前极论,必得请乃已。人称之曰“殿上虎”。

戆章

宋任伯雨性刚鲠,持论劲直。为谏官仅半载,所上一百疏,皆系天下治体,号“赣章”。

鲁直

鲁宗道为右正言,风闻弹疏,真宗厌之,自讼罢去。他日上追念其言,御笔题曰“鲁直”。

朝阳鸣凤

唐高宗时,自韩瑗、褚遂良死,内外以言为讳。高宗造奉天宫,李善感始上书,极言之。时人谓之朝阳鸣凤。

立仗马

李林甫专权,恐谏官言事,谓之曰:“诸君见立仗马乎?终日无食三口料,及其一鸣辄斥,虽欲勿鸣,其可得乎?”

拾齿

宋张霭,太祖方弹雀后苑,霭亟请入奏事。及见所奏乃常事耳,上怒,霭曰:“窃谓急于弹雀。”上以斧柄撞其齿,齿堕,徐拾之。上曰:“欲讼朕耶?”霭曰:“臣何敢讼陛下?但有史官在耳。”

古忠臣

宋邹浩官右正言,极论章惇误国,未报而刘后立。复反,复廷诤,被窜。史谓之古忠臣。浩与阳翟、田画善,初,刘后立,谓人曰:“邹志完不言,可以绝交矣。”浩既得罪,画迎诸途,正色曰:“使志完隐默居京师,遇寒疾不汗,五日死矣,岂独岭海之外能死人哉?”

抵家复逮

杨爵言朝延政事有失人心,而致危乱者五,系狱数年始得释。会复有谏者,上曰:“吾固知释爵,妄言者立至矣!”复就逮。时爵抵家方一日,忽锦衣校至,校佯曰:“吾便道省公耳。”爵笑曰:“吾固知之。”与校同饭,饭已,曰:“行乎?”校曰:“盍一入为别?”爵立屏间曰:“朝廷有旨见逮,吾行矣。”再系狱,逾年乃出。

为朕家事受楚毒

章纶疏陈修德弭灾十四事。又请复汪后于中宫,以正壶仪;复沂王于东宫,以正国本。诏逮狱,廷杖不死。英宗复辟,叹曰:“纶好臣子,为朕家事受楚毒。”拜礼部侍郎。

碎朕衣矣

陈禾劾童贯弄权,反复不置,徽宗欲起,禾引帝衣,请毕其奏。衣裾落。帝曰:“正言碎朕衣矣!”禾曰:“陛下不惜碎衣,臣岂惜碎首以报!”内侍请易衣,帝却之,曰:“留以旌直臣。”

惮黯威棱

武帝尝曰:“甚矣,黯之戆也!”“古有社稷臣,黯近之矣。”黯前奏事,帝不冠,不敢见。淮南王谋逆,惮黯威棱,遂寝。

贲育不能过

唐魏征,太宗朝谏议大夫,状貌不扬,有胆气,犯颜敢谏,虽上怒甚,而征神色自若,议者谓贲育不能过。

瓦为油衣

谷那律博洽群书,褚遂良称曰“九经库”。从太宗出猎,遇雨,因问:“油衣若何而不漏耶?”那律曰:“以瓦为之,当不漏。”上嘉其直。

谪死

陈刚中性慷慨,敢论事。故铨以劾桧贬。刚中启曰:“知无不言,愿借尚方之剑!不遇故去,卿乘下泽之车。”桧怒,遂与张九成同谪,客死,贫不能葬。士论惜之。

小官论大事

曹辅为秘书正字。徽宗多微行,辅上疏极谏。太宰余深曰:“辅小官,何敢言大事?”辅对以“大官不言,故小官言之。官有大小,爱君之心则一”。遂编管郴州。

忠良鲠直

陈谔负抗直声,举劾权贵无所避。上呼为“大声秀才”。尝忤旨,命坎瘗奉天门外,七日不死,赦还,搏击愈甚。历任中外,所至能其官,终为忌者致贬。上一日问“大声官儿”何在,直署辅导使人得闻过。乃召还,上书“忠良鲠直”四字赐之,示宠异焉。

直声震天下

海瑞为南平教谕,谒上官,止长揖,曰:“参师席,不可屈膝也。”主户部政,疏谏下狱,直声震天下。

劾严嵩得惨祸

沉旻疏劾严嵩父子为奸,窜名白莲教中,于边。杨继盛论嵩专权误国五奸十大罪,弃东市。

劾逆而受酷刑死者:万璟廷杖死;高攀龙投水死;杨琏、左光斗、周顺昌、缪昌期、周宗建、黄尊素、魏大中被逮,诏狱拷掠死;邹维连谪戍死,俱江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