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政事部·致仕

夜航船 1.20 千字 2022-05-06

遗爱

蜘蛛隐

龚舍仕楚,见飞虫触蜘蛛网而死,叹曰:“仕宦亦人之罗网也。”遂挂冠而去。时号为“蜘蛛隐”。

  从赤松子游

张良辞高祖曰:“臣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侯,此布衣之极,于愿足矣。愿弃人间事,从赤松子游。”

鸱夷子皮

范蠡灭吴,以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且勾践可与同患难,不可以同安乐,遂乘轻舟泛湖而去,自号鸱夷子皮。

东门挂冠

汉逢萌见王莽杀其子,告友人曰:“三纲绝矣!不去,祸将及。”遂挂冠东门而去。

思莼鲈

晋张翰,齐王冏辟为大司马功曹。翰见秋风起,思吴江莼羹鲈脍,叹曰:“人生贵适意,安能羁官数千里!”遂命驾而归。

二疏归老

汉疏广为太傅,兄子受为少傅。广谓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岂若告老,以归骸骨。”即日辞官,上许之。故人设饯东门,观者皆曰:“贤者二大夫!”

幞被而出

晋魏舒为尚书郎。时欲沙汰郎官,非其才者罢之。舒曰:“我即其人也。”幞被而出。同僚素无清问者咸有愧色。

弃荏席霉

晋文公弃荏席,霉黑。舅犯辞归,言文公弃其卧席之霉黑。舅犯以其弃旧恋新,故辞归。

乞骸骨

汉宣帝朝,丞相韦贤以老病乞骸骨,赐黄金百斤,安车驷马,罢就第。丞相政仕自贤始。

甘棠

《诗经》:“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召伯巡行南阳,听政于甘棠。后人思其恩泽,故戒勿剪伐。

生祠

汉于公决狱,平民立祠生祀之。生祀始此。

脱靴

唐崔戎自刺史迁官,民拥留抱持,取其靴。今之脱靴始此。

桐乡

前汉朱邑为桐乡令,病且死,属其子曰:“我故后,吏民必葬我于桐乡。后世子孙奉我,或不如桐乡百姓。”

野哭

子产相郑。及卒,国人哭于巷,农夫哭于野,商人罢市而哀,流涕三月,不闻琴瑟之声。

堕泪碑

晋羊祜以清德闻。及死,南州为之罢市,巷哭者声相接,葬于岘山。百姓望其碑者。辄流泪,谓之堕泪碑。

童不歌谣

秦五大夫百里奚卒,秦人巷哭,童子不歌谣,舂者不相杵。

下马陵

董仲舒墓在长安,人思其德,过者下马,人谓之下马陵。后世误称虾蟆陵。

扳辕卧辙

汉侯霸为临淮太守,被召,百姓扳辕卧辙,愿留期年,奔送百里。

  截镫留鞭

唐姚崇受代日,民吏泣拥马首,截镫留鞭,止其不去。

众庶从居

魏德梁迁贵乡长,为政清静,不严而肃。转馆陶长,既至,老幼如见父母。二县父老争请留之,郡不能决。会使者至,乃断从贵乡。馆陶众庶从而居者数百家。

与侯同久

柳不华武冈路总管,守境卫民几二十年,民歌之曰:“前有公绰,武冈父母。今之郡侯,无乃其后。足我衣食,安我田亩。我子我孙,与侯同久。”

不犯遗钱

郑棨庐州刺史。黄巢掠淮南,棨移檄请无犯州境,巢为敛兵,州独完。秩满去,遗钱千缗,藏州库。后他盗至,曰:“郑使君钱。”不敢犯。

天赐策

何比干,字少卿,汝阴人,汉武帝朝廷尉。时张汤持法严,而比干务平恕,所全活者数千人,淮南号曰“何公”。忽有老妪造门曰:“先世有阴德及公之身,又治狱多平反。今天赐策,以广公后。”因出怀中策九百九十枚,曰:“子孙佩印符者如此算。”

再任

陶侃再为荆州,黄霸再为颖州,郭伋再为并州,陈蕃再为乐安,寇恂再为河南,耿纯再为东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