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文学部·经史

夜航船 3.50 千字 2022-05-06

十三经

易经、书经、诗经、春秋、礼记、论语、孝经、尔雅、左传、公羊、梁、周礼、仪礼。

伏羲始则龙马作易,神农始即其方列为八卦,帝王为传国之宝。

三易

夏易《连山》,其卦首艮;商易《归藏》,其卦首坤;《周易》首干。伏羲定卦名,文王为彖辞,周公为爻辞,孔子为《十翼》,而易道始备。

十翼

孔子作《十翼》:上《彖传》一,下《彖传》二,上《爻传》三,下《爻传》四,《文言》五,上《系辞》六,下《系辞》七,《说卦》八,《序卦》九,《杂卦》十。

洛书

伏羲始则元龟为“洛书”,神农因之始制筮,黄帝因之始制卜。

河图

昔武库火,古“河图”始无传。今误以“洛书”为“河图”,以莽时龟文为“洛书”。

商瞿子木始受《易》于孔子。秦失《说卦》三篇,河内女子始得之。

洪范九畴

天锡禹《洪范》九畴。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政,次四曰协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日又用三德,次七日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征,次九曰向用五福,威用六极。

五行

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

五事

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视,四曰听,五曰思。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思曰睿。恭作肃,从作乂,明作哲,聪作谋,睿作圣。

八政

一曰食,二曰货,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冠,七曰宾,八曰师。

五纪

一曰岁,二曰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历数。

三德

一曰正直,二曰刚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疆弗友刚克,燮友柔克;沉潜刚克,高明柔克。

稽疑

稽疑建择立卜筮人,乃命卜筮。曰雨(其兆为水),曰霁(其兆为火),曰蒙(其兆为木),曰驿(其兆为金),曰克(其兆为土),曰贞(内卦为贞),曰悔(外卦为悔)。

庶征

曰雨、曰旸、曰燠、曰寒、曰风、曰时。五者来备,各以其叙,庶事蕃芜。一、极备凶,一、极无凶。曰休征,曰肃,时雨若;曰乂,时旸若;曰哲,时燠若;曰谋,时寒若;曰圣,时风若。曰咎征,曰狂,恒雨若;曰僭,恒旸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风若。

五福

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

六极

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四曰贫,五曰恶,六曰弱。

三坟五典

三皇之书曰《三坟》,五帝之书曰《五典》。《抱朴子》云:《五典》为笙簧,《三坟》为金玉。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谓之《五典》。坟,大也。三坟者,山坟、气坟、形坟也。山坟,言君臣、民物、阴阳、兵象。气坟,言归藏、发动、长育、生杀。形坟,言天地,日月、山川、云气,即伏羲、神农、黄帝之书。

九丘八索

九州之志曰《九丘》,八卦之说曰《八索》。

金简玉字

大禹登宛委山,发石匮,得金简玉字之书,言治水之要,周行天下。伯益记之为《山海经》。

六义

《诗经》有六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

诗经传

卜商始序《诗》。辕固作传为齐诗。申公作训诂为鲁诗,浮丘伯授。毛苌作故训为毛诗,毛亨授。

五始

《春秋》义有五始,元者气之始,春者时之始,王者受命之始,正月者政教之始,公即位者有国之始。

三传

《左传》艳而富,其失也诬。《公羊》辨而裁,其失也俗。《梁》清而婉,其失也短。

二戴

汉宣帝时,东海后仓善说《礼》于曲台殿,撰《礼》一百八十篇,曰《后氏曲台记》。后仓传于梁国。戴德及德从子圣,乃删后氏记为八十五篇,名《大戴礼》;圣又删《大戴礼》为四十六篇,为《小戴礼》。其后诸儒又加月令、明堂位、乐记三篇,为四十九篇,则今之《礼记》也。

毛诗

荀卿授汉人鲁国毛亨作训诂传以授赵国毛苌。时人以亨为大毛公,苌为小毛公,以二公所传,故名《毛诗》。

汲冢周书

《束皙传》:晋太康二年,汲县人盗发安厘王冢,得竹书数十车,蝌蚪文字杂写经书。皙为著作,随宜分析,皆有考证,曰“汲冢周书”。

乐记

汉文帝始得窦公所献周公大司乐章,河间献王与毛生采作《乐记》。

漆书

杜林于西川得漆书古文《尚书》一卷。卫宏、徐巡来学,林授于二子,后遂得传。

  壁经

鲁公王坏孔子故宅,欲以为宫,闻壁中琴瑟丝竹之声,得古文《尚书》。武帝乃诏孔安国较定其书。

断书

孔子断书百篇,鲁恭王始得孔胜所藏于壁,定五十九篇,伏生称为《尚书》。

石经

汉灵帝熹平四年,蔡邕与大史令单彪等,正定五经,刊石,谓之石本五经。衡阳王钧始细书,为巾箱五经。

集注

《易经》程注、朱注。《诗经》朱注。《书经》朱熹婿蔡沉注。《春秋》今从胡传。《礼记》陈皓注。皓字青莲,以其娶再醮,故不入孔庙。

武经七书

孙子、吴子、尉缭子、司马兵法、李靖、三略、六韬。

佶屈聱牙

韩愈《进学解》曰:“周诰殷盘,佶屈聱牙;《春秋》谨严;左氏浮夸;《易》奇而法;《诗》正而葩。”

入室操戈

《郑玄传》:任城何休好《公羊》学,着《公羊墨守》、《左氏膏盲》、《梁废疾》郑玄乃发《墨守》,针《膏盲》,起《废疾》。休见而叹曰:“康成入吾室,操吾戈,而伐吾乎?”

二十一史

司马迁《史记》、班固《前汉书》、范晔《后汉书》陈寿《三国志》、唐太宗《晋书》、沈约《宋书》、萧子显《南齐书》、姚思廉《梁书》、《陈书》、魏收《北魏书》、李百药《北齐书》、令狐德芬《后周书》、李延寿《南史》(宋、齐、梁、陈)、《北史》(魏、齐、周、隋)、魏征《隋书》、宋祁、欧阳修《唐书》、欧阳修《五代史》、脱脱《宋史》、《辽史》、《金史》、宋濂《元史》。

亥豕

子夏见读史者曰:“晋师伐秦,三豕渡河。”子夏曰:“非也,己亥渡河耳。”问之鲁史,果然。

无一字潦草

司马温公作《资治通鉴》,草稿数千余卷,颠倒涂抹,无一字潦草。其行己之度,盖如此。

瓢史

梁有僧,南渡赍一葫芦,有汉班仲坚《汉书》草稿,宣城太宗萧琛得之,谓之瓢史。

即坏己作

陈寿好学,善著述。少仕蜀,除著作郎,撰《三国志》。当时夏侯湛等多欲作《魏书》,见寿所着,即坏己作。

探奇禹穴

太史公曰:迁二十四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窥九疑,浮于沅、湘;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孔子之遗风,过梁、楚以归,乃石室之书作《史记》。

诸子

有一百八十九家故曰百家。

石勒读史

石勒目不知书,使人读史,闻郦食其请立六国后,曰:“此法当失,何以有天下!”及闻留侯谏,乃曰:“赖有此耳!”

修唐书

宋祁修《唐书》,大雪、添帟幕,燃椽烛,拥炉火,诸妾环侍。方草一传未完,顾侍姬曰:“若辈向见主人有如是否?”一人来自宗室,曰:“我太尉遇此天气,只是拥炉,下幕命歌舞,间以杂剧,引满大醉而已。”祁曰:“自不恶。”乃阁笔掩卷起,遂饮酒达旦。

下酒物

苏子美豪放好饮,在外舅杜祁公家,每夕读书,以一斗酒为率。公密觇之,苏读《汉书·张良传》“与客狙击秦皇帝”,抚案曰:“惜乎击之不中!”遂满饮一大白。又读至“良曰:始臣起下邳,与上会于留,此天以臣赐陛下”,又抚案曰:“君臣相得,难遇如此!”复举一大白。公笑曰:“有如此下酒物,一斗不足多也!”

修史人

李至刚修国史,只服士人衣巾,自称“修史人李至刚”。馆中诸公闻之,大笑,呼为“羞死人李至刚”。

七十二人传

孔安国撰孔子弟子,七十二人。刘向撰《列仙传》,七十二人。皇甫士安撰《高士传》,亦七十二人。陈长文撰《耆旧》,亦七十二人。

索米作传

陈寿尝为诸葛武侯书佐,受挞百下;其父亦为武侯所髡,故《蜀志》多诬罔。又丁※、丁仪有盛名于魏,寿谓其子曰:“可觅千斛米见与,当为尊公作一佳传。”丁不与,竟不为立传。

雷震几

陈子桱作《通鉴续编》,书宋太祖废周主为郑王。雷忽震其几,陈厉声曰:“老天便打折陈子桱之臂,亦不换矣!”

直书枋头

孙盛作《晋春秋》,直书时事。桓温见之,怒谓盛子曰:“枋头诚为失利,何至乃如尊公所言!若此史遂行,自是关君门户事。”其子遽拜谢,请改之。时盛年老家居,性愈卞急。诸子乃共号泣稽颡,请为百口计。盛大怒,不许。诸子遂私改之。

为妓詈祖

欧阳永叔为推官时昵一妓,为钱惟演所持,永叔恨之,后作《五代史》,乃诬其祖武肃王重敛民怨。睚眦之隙,累及先人,贤者尚亦不免。

心史

郑所南作《心史》,丑元思宋,以铁函重匮沉之古吴眢井。至明朝崇祯戊寅凡三百五十六年,而此书始出。

明不顾刑辟

孙可之曰:“为史官者,明不顾刑辟,幽不见鬼怪,若梗避于其间,其书可烧也。”

五代史韩通无传

苏子瞻问欧阳修曰:“五代史可传后也乎?”公曰:“修窃于此有善善恶恶之志。”子瞻曰:“韩通无传,乌得为善善恶恶乎?”公默然。

赵盾弒君

赵穿弒灵公,宣子未出境而复。太史书曰:“赵盾弒其君。”宣子曰:“不然。”对曰:“子为正卿,亡不越境,反不讨贼,非子而谁?”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

史评

《晋书》、《南北史》、《旧唐书》,稗官小说也。《新唐书》,赝古书也。《五代史》,学究史论也。宋元史,烂朝报也。与其为新书之简,不若为《南北史》之繁;与其为《宋史》之繁,不若为《辽史》之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