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文学部·著作

夜航船 2.29 千字 2022-05-06

字挟风霜

淮南王刘安撰《鸿烈》二十一篇,字字皆挟风霜之气。扬子云以为一出一入,字直百金。

月露风云

隋李谔书云:“连篇累牍,不出月露之形,积案盈箱,尽是风云之状。”

文阵雄师

唐苏颋文章思若涌泉,张九龄谓同列曰:“苏生之文俊赡无敌,真文阵雄师也。”

词人之冠

唐张九龄七岁能文,太宗时为中书舍人,时号为词人之冠。

文章宿老

唐李峤为凤阁舍人,富才思,文册号令多属为之。前与王、杨接迹,中与崔、苏齐名,学者称为文章宿老。

口吐白凤

汉扬雄作《甘泉赋》,才思豪迈,赋成,梦口吐白凤。

咽丹篆

唐韩愈少时,梦人与丹篆一卷,强吞之,傍有一人拊掌而笑。觉后胸中如物咽,自是文章日丽。后见孟郊,乃梦中傍笑者。

锦心绣口

唐李白送弟序曰:“弟心肝五脏皆绣口耶?不然,何开口成文,挥毫雾散也。”

驱屈宋鞭扬马

《李翰林集》序:驰驱屈宋,鞭挞扬马,千载独步,惟公一人。

点鬼簿、算博士

唐王勃、杨炯、卢照领、骆宾王,皆有文名,人议其疵曰:杨好用古人姓名,谓之“点鬼簿”。骆好用数目作对,谓之“算博士”。

玄圃积玉

时人目陆机之文犹玄圃积玉,无非夜光。

造五凤楼

韩浦与弟洎,皆有文名,洎尝曰:“予兄文如绳枢草舍,聊庇风雨。予文是造五凤楼手。”浦因寄蜀笺与洎,曰:“十样鸾笺出益州,近来新寄浣溪头。老兄得此全无用,助汝添修五凤楼。”

梦涤肠胃

王仁裕少时,尝梦人剖其肠胃,以西江水涤之,见江中沙石,皆为篆籀之文。由是文思并进,有诗百卷,号《西江集》。

鼠坻牛场

扬雄曰:雄为《太玄经》,犹鼠坻之与牛场也,如其用,则实五谷饱邦民;否则,为坻粪,弃之于道已矣。

帖括

帖者簿籍之义,以帖籍赅括义理而诵之。

詅痴符

和凝为文,以多为富,有集百卷,自镂饭以行,识者非之,曰:“此颜之推所谓詅痴符也。”

焚弃笔砚

陆机天才秀逸,辞藻宏丽,张茂先尝谓之曰:“人之为文章,常患才少,而子患才多。”机弟云曰:“茂先见兄文,辄欲焚弃笔砚。”

齐丘窃谭峭

五代时,宋齐丘欲窃谭景升《化书》以为己作,乃投景升于江。后渔人撒网,获景升尸,手中持《化书》三卷,遂改《齐丘子》为《谭子化书》。

郢削

《庄子》:郢人垩(音恶)漫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斫之。匠石运斤成风,斫之,尽垩而鼻不伤。故求人笔削其诗文,曰郢削。

藏拙

梁徐陵使于齐,时魏收有文学,北朝之秀录其文集以遗陵,命传之江左。陵还,渡江而沉之,从者问故,曰:“吾与魏公藏拙。”

韩山一片石

庾信自南朝至北方,惟爱温子升所作《韩山碑》。或问北方何如,信曰:“惟韩山一片石堪与语,余若驴鸣犬吠耳。”

福先寺碑

裴度修福先寺,将求碑文于白居易。判官皇甫湜怒曰:“近舍湜,而远取居易,请从此辞。”度亟谢,随以文属湜。湜饮酒,挥毫立就。度酬以车马玩器约千缗,湜怒曰:“碑三千字,每字不直绢三匹乎?”度又依数酬之。湜又索文改窜,度笑曰:“文已妙绝,增一字不得矣!”

聪明过人

韩文公尝语李程曰:“愈与崔丞相群同年往还,直是聪明过人。”李曰:“何处过人?”韩曰:“共愈往还二十余年,不曾说着文章。”

金银管

湘东王录忠臣义士文章,笔有三品:忠孝全者,金管书之;德行精粹者,银管书之;文章华丽者,斑竹管书之。

  杜撰

五代广成先生杜光庭,多着神仙家书,悉出诬罔,如《感遇传》之类。故人以妄言谓之杜撰。或云杜默,非也。杜默以前遂有斯语。

千字文

梁散骑员外周兴嗣犯事在狱,梁王命以千字成文,即释之。一夕文成,须鬓皆白。

兔园册

汉梁孝王有圃名兔园,孝王卒,太后哀慕之。景帝以其园令民耕种,乃置官守,籍其租税,以供祭祀。其簿籍皆俚语之字,故乡俗所诵曰《兔园册》。

书肆说铃

扬雄曰:“好学而不要诸仲尼,书肆也;好说而不要诸仲尼,说铃也。”

昭明文选六臣注

六臣;李善、吕延济、刘良、张铣、李周翰、吕向,并唐人;铣、向、周翰皆处士。

艾子

东坡有《艾子》一编,并是笑话。初不解其书,后见《杂记》云:“宋仁宗灼艾,令优人竞说笑话,以忘其痛。艾子命书,亦此意也。或云子由灼艾,东坡作此,以分其痛。

四本论

钟会撰《四本论》始毕,甚欲使嵇公一见,置怀中,既定,畏其难,怀不敢出,于户外遥掷,便回急走。

庄子郭注

晋向秀注庄子《南华经》,剖析玄理。郭象窃之,以己名行世。

叙字

东坡祖名序,故为人作序,皆用“叙”字。

颜鲁公书

颜鲁公所著书,有《大言》、《小言》、《乐语》、《滑语》、《谗语》、《醉语》,皆不传。

无字

《周易》“无”作“无”。晋王述日:“天屈西北为无。”今于“无”上加一点,是古“既”字。

三都赋序

徐文长曰:皇甫谧序《三都》,足以重左太,而陈师锡之序《五代史》,不足以当欧阳永叔。则予虽无序,可也。

宫体轻丽

《唐高祖纪》:东海徐摛文体轻丽,时人谓之宫体。

自出机杼

祖莹以文学见重,常语人云:“文章须自出机杼,成一家筋骨,何能共人作生活也!”

倚马奇才

桓温北征鲜卑,召袁宏倚马前作露布,手不停笔,俄得七纸,殊可观。

文不加点

江夏太守黄祖大会宾客,有献鹦鹉者,命祢衡曰:“愿先生赋之。”衡揽笔而作,文不加点,辞采甚丽。

干将莫鎁

李邕文名天下,卢藏用曰:“邕之文如干将莫鎁,难与争锋,但虞其伤缺耳。”

洛阳纸贵

左思作《三都赋》,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邢邵文章典丽,每文一出,京师传写,为之纸贵。

此愈我疾

陈琳少有辩才,草檄成以呈曹公。公先苦头疯,是日卧读琳檄,翕然而起,曰:“此愈我疾!”

台阁文章

欧阳文忠曰:“文章有两等,有山林草野之文,有朝廷台阁之文。”王安石曰:“文章须官样,岂亦谓有台阁气耶?”

捕龙搏虎

柳宗元曰:人见韩昌黎《毛颖传》,大叹以为奇怪。余读其文,若捕龙蛇,搏虎豹,急与之角,而力不敢暇。

捕长蛇骑生马

唐孙樵书玉川子《月蚀歌》、韩吏部《进学解》,莫不拔地倚天,句句欲活,读之如赤手捕长蛇,不施鞅勒骑生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