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文学部·诗词

夜航船 2.74 千字 2022-05-06

代羲如为长短句诗,汉武帝始为联句诗,曹植始为绝句诗,沉期始为律诗。

舜始为四言。汉唐山夫人始为三言诗。枚乘十九首始为五言诗。唐始为排句,宋始为集句。

颜延年、谢元晖始唱和,元微之、李白始唱和次韵,颜鲁公始押韵。

宋周颙始为四声切韵(又沉约《四声谱》、夏侯该《四声韵略》),唐孙始集为《唐韵》。

魏孙炎始为反切字(本西域二合音,如“不可”为“叵”,“而已”为“耳”之类)僧守温始为三十二字母。

乐府

汉武帝始郊庙燕射,咸着为篇章,无总众体。制乐府,本《骚》、《九歌》、《招魂》。

李延年始造乐府新声二十八解(本胡曲造),古为章,魏晋以来皆为解。

唐始变乐府为词调,宋始变词调为长短篇。

晋荀勖始为清商三调,本周房中为平调、清调、瑟调。汉房中为楚调。又侧调生于清调,总为相和调。

清商传江左,为梁宋新声,始尚辞(谓歌辞汉时但有其音耳。夷、伊、那、何之类则声也)。大曲有艳(在曲前),有趋有乱(在曲后)。隋炀帝始倚声命辞(或云起于唐之季世。王涯始曲中填辞一云张泌,然六朝已有之)。李白始为小辞。

诗体

严沧浪云:诗体始于国风、三颂、二雅,流为《离骚》,古乐古选(十九首)。后有建安体(汉万年曹氏父子及邺中七才子之诗)、黄初体(魏年号,与建安相接,其体一也、正始体魏年号,嵇、阮诸公之诗)、太康体(晋年号,左思、潘岳、二张、二陆之诗)、元嘉体(宋年号,颜、鲍、谢诸公之诗)、永明体(齐年号,齐诸公之诗)、齐梁体(通两朝而言之。杜云:“恐与齐梁作后尘”)、南北朝体(通魏周而言之,与齐梁一体也)、初唐体(谓袭陈隋之体)、盛唐体(开元、天宝之诗)、中唐体、晚唐体、宋元佑体(黄山谷、苏东坡、陈后山、刘后村、戴石斋之诗)。

《唐诗品汇》

总论曰:略而言之,则有初唐盛中晚之不同。详而言之,贞观、永徽之时,虞世南、魏征诸公稍离旧习,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因加美丽,刘希夷、庭芝有闺帷之作,上官昭容有婉媚之姿,此初唐之制也。神龙以还,洎开元初,陈子昂古风雅正,李巨山峤文章宿老,沉佺期、宋之问之新声,苏颋、张说之大笔,此初唐之渐盛也。开元、天宝间,则有李翰林白之飘逸,杜工部甫之沉郁,孟襄阳浩然之清雅,王右丞维之精爽,储光羲之真率,王昌龄之隽拔,高适、岑参之悲壮,李颀、常建之雄快,此盛唐之盛者也。大历、真元间,则有韦苏州应物之澹雅,刘随州长卿之闲旷,钱起郎士元之清赡,皇甫冉曾之竞秀,秦公绪之山林,李从一嘉佑之台阁,此中唐之再盛也。下暨元和之际,则有柳愚溪宗元之超然复古,韩昌黎愈之博大沉雄。张籍、王建乐府得其故实,元、白叙事务得分明,与夫李贺、卢仝之鬼怪,孟郊、贾岛之瘦寒,此晚唐之变也。降而开元以后,则有杜牧之牧之豪纵,温飞卿庭筠之绮靡,李义山商隐之隐癖,许用晦晖之对偶,他若刘沧、马戴、李频、李群玉,此晚唐变态之极矣。

诗评

敖陶孙评: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曹子建如三河少年,风流自赏。鲍明远如饥鹰独出,奇矫无前。谢康乐如东海扬帆,风日流丽。陶彭泽如绛云在霄,舒卷自如。王右丞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韦苏州如园客独茧,暗合音徽。孟浩然如洞庭始波,木叶微脱。杜牧之如铜瓦走坡,骏马注坡。白乐天如山东父老课农桑,言言着实。元微之如李龟年说天宝遗事,貌悴而神不伤。刘梦得如镂冰雕琼,流光自照。李太白如刘安鸡犬,遗响白云,核其归存,恍无定处。韩退之如囊沙背水,惟韩信独能。李长吉如武帝食露盘,无补多欲。孟东野如埋泉断剑,卧壑寒松。张籍如优工行乡,饮酬献秩,时有诙气。柳子厚如高秋独眺,霁晚孤吹。李义山如百宝流苏,千丝铁网,绮密瓌妍,要非适用。本朝苏东坡如屈注天潢,倒连沧海,变眩百怪,终归浑雄。欧阳文忠如四瑚八琏,止可施之宗庙。王荆公如邓艾缒兵入蜀,要以险绝为功。黄山谷如陶弘景祗诏入官,析理谈玄,而松风之梦故在。梅圣俞如关河放溜,瞬息无声。秦少游如时女步春,终伤婉弱。陈后山如九皋独唳,深林孤芳,冲寂自妍,不求识赏。韩子苍如梨园按乐,排比得伦。吕居仁如散圣安禅,自能奇逸。其它作者,未易殚陈。独唐杜工部,如周公制作,后世莫能拟议。语觉爽俊,而评似稳妥,惟少为宋人曲笔耳,故全录之。

苦吟

孟浩然眉毛尽落,裴佑至袖手皆穿,王维则走入醋瓮,皆苦于吟者。

警句

杨徽之能诗,太宗写其警句于御屏,僧文莹谓以天地浩露涤笔于金瓯雪盘,方与此诗神骨相投。

推敲

贾岛于京师驴背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既下“敲”字,又欲下“推”字,拣之未字,引手作推、敲势。时韩愈权京兆尹,岛不觉冲其前导。拥至尹前,具道所以。愈曰:“敲字佳矣。”与并辔归,为布衣交。

柏梁体

七言诗始于汉柏梁体。武旁作《柏梁台》,诏群臣能诗者得上座,凡七言,每句用韵,各述其事。

古锦囊

李贺工诗,每旦出,骑款段马,从小奴辈,背古锦囊,遇所得,即内之囊中。母见之曰:“是儿呕出心肝乃已!”

压倒元白

唐宝历中,杨嗣复大宴,元稹、白居易亦与赋诗,惟杨汝士后成,最佳,元、白叹服。汝士醉归,语其子弟曰:“我今日压倒元白!”

诗中有画

王维工于诗画。东坡曰:“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枫落吴江泠

崔信明、郑世翼遇诸江中,世翼谓曰:“闻君有‘枫落吴江冷’之句,愿见其余。”信明欣乐,出众篇,翼览未终,曰:“所见不逮所闻!”投诸水,引舟遽去。

依样葫芦

宋陶久在词林,太祖曰:“颇闻翰林皆简旧本换词语,此俗谓之依样葫芦。”后陶榖作诗,书玉堂壁曰:“官职须由生处有,才能不管用时无。堪笑翰林陶学士,年年依样画葫芦。”

卖平天冠

宋廖融精于诗学,多有生徒。太宗曰:“词赋策论取士,融生徒多引去。”融曰:“岂知今日之诗道,一似大市卖平天冠,并无人问。”

技痒

《懒真子》云:老杜哀郑虔诗,有“荟蕞何技痒”之句,谓人有技艺不能自忍,如人之搔痒也。

投溷

李贺有表兄与贺有笔砚之仇,恨贺傲。忽贺死,复绐取其稿,尽投溷中。

点金成铁

梁王籍诗云:“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王荆公改用其句曰:“一鸟不鸣山更幽。”山谷笑曰:“此点金成铁手也。”

易吾肝肠

张籍爱杜甫诗,取其集,焚取灰烬,副以膏密,顿饮之,曰:“令吾肚肠从此改易。”

贾岛佛

李洞慕贾浪仙诗,铸铜像事之如神,尝念贾岛佛。

偷诗

李衡初隐庐山,有窃其诗以登第者。衡后亦登第,见其人问曰:“‘一一鹤声飞上天’在否?”答曰:“此句知兄最惜,不敢偷。”衡曰:“犹可恕也。”

诋诗

张率年十六,作颂赋二千余首,虞讷见而诋之。率乃一旦焚毁,更为诗示之,托云沉约。讷更句句嗟称无字不妙。率曰:“此率作也。”讷惭而退。

爱杀诗人

唐宋之问爱刘希夷诗,有“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之句,恳乞不与,之问怒以土囊压杀之。

出诗示人

殷浩少与桓温齐名,常有竞心。桓问殷:“卿何如我?”殷曰:“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殷尝作诗示桓,桓玩侮之曰:“卿慎弗犯我,犯我,当出汝诗示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