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宝玩部·玩器

夜航船 1.54 千字 2022-05-06

  柴窑

柴世宗时,所进御者,其色碧翠,赛过宝石,得其片屑,以为网圈,即为奇宝。

定窑

有白定、花定,制极质朴,其色呆白,毫无火气。

汝窑

宋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于汝州造青色诸器,冠绝邓、耀二州。

哥窑

宋时处州章生一与弟章生二,皆作窑器。哥窑比弟窑色稍白,而断纹多,号白级碎,曰哥窑,为世所珍。

官窑

宋政和间,汴京置窑,章生二造青色,纯粹如玉,虽亚于汝,亦为世所珍。

钧州窑

器稍大,具诸色,光采太露,多为花缸、花盆。

内窑

宋郁成章为提举,于汴京修内司置窑,造模范,极精细,色莹澈,不下官窑。

青田核

《鸡跖集》;乌孙国有青田核,莫知其木与实,而核如瓠,可容五、六升,以之盛水,俄而成酒。刘章曾得二焉,集宾设之,一核才尽,一核又熟,可供二十客,名曰青田壶。

金银酒器

李适之有蓬莱盏、海山螺、瓠子卮、幔卷荷、金蕉叶、玉蟾儿,俱属鬼工。

金叵罗

李白诗:“葡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醉马驮。”

银凿落

韩公联句:“泽发解兜鍪,酡颜倾凿落。”白乐天诗:“金屑琵琶槽,银含凿落盏。”

婪尾杯

宋景诗云:“迎新送旧只如此,且尽灯前婪尾杯。”又乐天诗:“三杯蓝尾酒。”改“婪尾”为“蓝尾”耳。

高丽席

不甚阔大,长一丈有余,花纹极精,坚紧不坏。

韭叶簟

蕲州出美竹,制梅花笛、韭叶簟。白乐天诗:“笛愁春梦梅花里,簟冷秋生韭叶中。”

博山炉

《初学记》:丁谖作九层博山炉,镂以奇禽怪兽,自然能动。山谷诗:“博山香霭鹧鹕斑。”

偏提

元和间,酌酒壶谓之注子。后仇士良恶其名同“郑注”,乃去其柄安系,名曰偏提。

三代铜

花觚入土千年,青绿彻骨,以细腰美人觚为第一,有全花、半花,花纹全者身段瘦小,价至数百。山陕出土者,为商彝、周鼎;河南出土者,为汉器,以其地有舄卤,铜质剥削,不甚贵,故铜器有河南、陕西之别。

灵壁石

米元章守涟水,地接灵壁,蓄石甚富,一一品目,入玩则终日不出。杨次公为廉访,规之曰:“朝廷以千里郡付公,那得终日弄石!”米径前,于左袖中取一石,嵌空玲珑,峰峦洞穴皆具,色极青润,宛转翻落,以云杨曰:“此石何如?”杨殊不顾,乃纳之袖。又出一石,叠峰层峦,奇巧又胜,又纳之袖。最后出一石,尽天画视镂之巧,顾杨曰:“如此那得不爱?”杨忽曰:“非独公爱,我亦爱也!”即就米手攫得之,径登车去。

无锡瓷壶

以龚春为上,时大彬次之,甚规格大略粗蠢,细泥精巧,皆是后人所溷。

成窑

大明成化年所制。有五彩鸡缸,淡青花诸器茶瓯酒杯,俱享重价。

宣窑

大明宣德年制。青花纯白,俱踞绝顶,有鸡皮纹可辨。醮坛茶杯,有值一两一只者,有酒字枣汤、姜汤等类者稍贱。

靖窑

大明嘉靖所制。青花白地,世无其比。

万历初窑

万历之官窑,以初年为上,虽退器无不精妙,民间珍之。

厂盒

古延厂,永乐年间所造,重枝叠叶,坚若珊瑚,稍带沉色。新厂宣德年间所造,雕镂极细,色若朱砂,鲜艳无比,有蒸饼式、甘蔗节二种,愈小愈妙,享价极重。

宣铜

宣德年间三殿火灾,金银铜熔作一块,堆垛如山。宣宗发内库所藏古窑器,对临其款,铸为香炉、花瓶之类,妙绝古今,传为世宝。

倭漆

漆器之妙,无过日本。宣德皇帝差杨瑄往日本教习数年,精其技艺。故宣德漆器比日本等精。

宣铁

宣德制铁琴、铁笛、铁箫,其声清,非竹木所及。

照世杯

洪武初,帖木儿遣使奉表,有“钦仰圣心,如照世杯”之语。或曰其国旧传有杯,光明洞彻,照之可知世事,故云。

嘉兴锡壶

所制精工,以黄元吉为上,归懋德次之。初年价钱极贵,后渐轻微。

螺钿器皿

嵌镶螺钿梳匣、印箱,以周柱为上,花色娇艳,与时花无异。其螺钿杯箸等皿,无不巧妙。

竹器

南京所制竹器,以濮仲谦为第一,其所雕琢,必以竹根错节盘结怪异者,方肯动手,时人得其一款物,甚珍重之。又有以斑竹为椅桌等物者,以姜姓第一,因有姜竹之称。

夹纱对象

赵士元制夹纱及夹纱帏屏,其所劂翎毛花卉,颜色鲜明,毛羽生动,妙不可言,扇扇是黄荃、吕纪得意名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