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物理部·饮食

夜航船 898 字 2022-05-06

炙肉,以芝麻花为末,置肉上,则油不流。

糟蟹久则沙,见灯亦沙,用皂角一寸置瓶下,则不沙。

煮老鸡,以山楂煮即烂,或用白梅煮,亦妙。

枳实煮鱼则骨软,或用凤仙花子。

酱内生蛆,以马草乌碎切入之,蛆即死。

糟茄入石绿,切开不黑。

糟姜,瓶内安蝉,虽老姜亦无筋。

食蒜后,生姜、枣子同食少许,则不臭。

煮饭以盐硝入之,则各自粒而不粘。

米醋内入炒盐,则不生白衣。

用盐洗猪脏肚子则不臭。

腌鱼,用矾盐同腌,则去涎。

凡杂色羊肉入松子,则无毒。

藕皮和菱米同食,则甜而软。

芥辣,用细辛少许与蜜同研,则极辣。

晒胡芦干,以藁本汤洗过,不引蝇子。

杨梅核与西瓜子,用柿漆拌,晒干,则自开,只拣取仁。

鸭蛋以碙砂画花写字,候干,以头发灰汁洗之,则花直透内。

炒白果、栗子,放油纸在内,则皮自脱。

夏月鱼肉放香油,耐久不臭。

萝卜梗同煮银杏,则不苦。

煮芋,以灰煮之则酥。

煮藕,以柴灰煮之,则糜烂,另换水放糖。

榧子与蔗同食,其渣自软,与纸一般。

晒肉脯,以香油抹之,不引绳子。

食荔枝,多则醉;以壳浸水饮之则解。

腌鸭蛋,月半日做,则黄居中。

一云日中做。

韶粉去酒中酸味,赤豆炒热入之,亦好。

荷花蒂煮肉,精者浮,肥者沉。

鸭蛋以金刚根同煮,白皆红。

天落水做饭,白米变红,红米变白。

饮酒欲不醉,服硼砂末。

吃栗子,于生芽处咬破气,一口剥之,皮自脱。

竹叶与栗同食,无渣。

茄干灰可腌海蜇。

寸切稻草可煮臭肉,其臭皆入草内。

煮老鹅,就灶边取瓦一片同煮,即烂。

吃蟹后,以蟹脐洗手,则不腥。

豆油煮豆腐有味。

篱上旧竹篾缚肉煮,则速糜。

馄饨入香蕈在内不嗳。

食河豚罢,以萝卜煎汤涤器皿,即去其腥。

灯草寸断,收糖霜重间之为佳。

糖霜用新瓶盛贮,以竹箬纸包好,悬于灶上,两三年不溶。

糟姜入瓶中,糁少许熟栗子末于瓶口,则无滓。

糟姜时,底下用核桃肉数个,则姜不辣。

糟茄,须旋摘便糟,仍不去蒂萼为佳。

干蓼草上下覆铺,以贮糯米,则不蛀。

豆黄和松叶食之,甚美,可作避地计。

沙糖调水洗石耳,极光润。

食梅齿软,以梅叶嚼之,即止。

生甜瓜以鲞鱼骨刺之,经宿则熟。

伏中合酱与面,不生蛆。

收椒,带眼收,不带叶收,不变色。

日未出及已没下酱,不引蝇子。

醉中饮冷水,则手颤。

造酱之时,缸面用草乌头四个置其上,则免蝇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