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目录
听书
打印
上一章
下一章

物理部·文房

夜航船 714 字 2022-05-06

研墨出沫,用耳膜头垢则散。

蜡梅树皮浸水磨墨,有光彩。

矾水写字令干,以五子煎汤浇之,则成黑字。

肥皂浸水磨墨,可在油纸上写字。

肥皂水调颜色,可画花烛上。

磨黄芩写字在纸上,以水沉去纸,则字画脱在水面上。

画上若粉被黑或硫烟熏黑,以石灰汤蘸笔,洗二三次,则色复旧。

蓖麻子油写纸上,以纸灰撤之,则见字。

一云杏仁尤妙。

冬月以酒磨墨,则不冻。

盐卤写纸上,烘之,则字黑。

冬月以杨花铺砚槽,则水不冰。

花硑中入火烧瓦一片,则不臭。

收笔,东坡用黄连煎汤,调轻粉蘸笔,候干收之。

擦金扇油,用绵子渍鹿血,藏久擦之,甚妙。

补字,以新面巾一个,用石灰少许投入,即化为粘水,贴上,悠久又无迹。

洗字,扇头绫轴上讹字,用陈酱调水笔蘸,照字写上,须臾擦去,无痕。 取错字法,蔓荆子二钱,龙骨一钱,相子霜五分,定粉少许,同为末,点水字上,以末糁之,候干即拂去。

砚不可汤洗。

真龙涎香烧烟入水,假者即散。

夷使到本朝,本朝烧之,使者曰:“此真龙涎香也。”烧烟入水,果如其言。

裱褙打糊,入白矾、黄蜡、椒末和之,褙书画,虫鼠不敢侵。

裱褙书画,午时上壁,则不瓦。

又云日中晒多日,亦不瓦。

一云用萝卜汁少许打糊,则不瓦。

打碑纸,先以胶矾水湿过,方用。

新刻书画板,临印时,用糯米糊和墨,印两三次,即光滑分明。

打碑,挪皂筴水滤去滓,以水磨墨,光彩如漆。

鹿有胶和墨,最佳。

和墨一两,入金箔两片,麝香三十文,则墨熟而紧。

造墨,用秋水最佳。

蓖麻子擦研,滋润。

洗油污书画法,用海漂硝、滑石各二分,龙骨一分半,白垩一钱,共为细末,用纸如污衣法熨之,大凡污多已干者,仍以油渍之。

迹大,不妨。

否则以水浸一宿,绞干,用药亦可。

瓶中生花,用草紧缚其枝,插在瓶中,可以耐久。

试墨点黑漆器中,与漆争光者,绝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