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辛店旅行一日记

今天因为长辛店的工人,所组织的劳动补习学校,开筹办会议,请我们去帮忙,所以我一早起来就和太雷、仁机、郭淘三位同志跑出前门西车站,坐火车往长辛店去。长辛店距离北京四十二华里,约一点钟火车就到,是一个很大的乡村,有三个大工厂,共有工人二千五百多人。这些工厂,都是归京汉铁路局管辖的,按铁路的组织,共分三部,一是车务处,二是机器处,三是养路处。我们四个人坐在车上谈谈笑笑,觉得很快乐,严酷的冷气,都退避了三舍。车过永定河,我望芦沟桥在晨曦的底下,趁着一座破塌的古城,有两三杆布帘随风飘摇,刹是好看,真一幅绝好的天然图画。那时就引起了我的画兴,我的手就痒了,可惜当时没有带写生器具去,且不在芦沟桥停,所以不能画。车愈走愈远,我的心愈记着他。车到了长辛店,而芦沟桥的风景,还在我的心头。

在长辛店下车的时候,我见了许多灾民——男女老幼的麕聚在站边的地方。那种憔悴枯黄的面色,千孔百结的衣服触在我的眼内,我的心就感着不快,表出一种痛苦的同情,不知在车上的那一种谈笑快乐心,和画画的兴趣,飞跑往那里去了,光觉得心中难受,好比我也在饥饿困苦中。我想起他们灾民在这严冬风寒雪冷,衣没有得穿,饭没有得食,屋没有得住,而那一班官吏政客资本家们却高楼大厦,衣锦食肉,还拥着他们的第几姨太太正围着炉子取乐,比那班灾民露天席地的受冻饿而死,其苦乐真有天渊的分别,唉,那真是社会上最不公道的事。为什么他们穷到那个地步呢?他们的财产给谁抢了去呢,我们捐了几个钱就可以救得他们吗?我有一句话要奉劝各位热心救灾的先生们,请你们放远一点,放大一点眼光,去谋他们永远的灾荒困穷,那就是根本打破社会上不公道的事,请各位设法子做去罢。

长辛店的工人见我们到了,十分欢迎。对于我们很亲热,我们也觉得他们很友爱,好比兄弟一般,而他们工人也互相亲爱。一种融和团结的气象,令我见了很喜欢。我常痛恨现在社会上的人群太无感情,互相诈虞倾轧,所以对于长辛店工人那样团结融洽,就生出无限希望。今天刚是长辛店的一位工长邓寿亭先生,因他热心办了一间女子国民学校,几年来成绩很好,长辛店的居民送了他一个“乐育英才”的匾子,所以今天他摆酒请客。男女老幼的来宾很多,大半是工人,我们躬逢其盛。一尝乡村社交聚宴的风味,觉得很有乐趣。见他们那种平民的生活,亲热熙攘的风习,非常羡慕。

我们食完了饭后,就开筹办会议,首由一位工长明科先生布告筹办这个劳动补习学校的经过情形,和现在进行的方法,今天会议的事项。大概是这个劳动补习学校是由长辛店工人自行组织的,款项是由捐款来的。(他的捐款启事和章程附录在下面)次由郭淘君说明创立劳动补习学校的必要。大概说,为什么我们工人终日辛苦作工,而不得温饱,而那班不作工的官僚政客资本家等却高楼大厦,衣锦食肉。他们的钱那里来的,他们的衣食住那里得的,都是由我们工人的血汗造成的,所以我们没有得享受,弄到困苦的情形。现在我们想得到幸福,非先有智识不行,所以我们要设立这个学校,而且教育是平等的,人人都有享受的权利。难道我们工人独不应当享受吗?亚当?斯密说得好,“人类生来本是平等”,所以我们要知道工人与资本家是一样的地位,应该享同等的教育和幸福。当他演说的时候,在座听的工人,个个都点头象有点感动的觉悟的意思,大概这个劳动补习学校于一九二一年一月一日开成立大会,于五日开课,那天想必有一番热闹。

会议后有几位工长带我们去参观各工厂,今天因是星期,所以各厂的工人多数停工休息,有少数工人,因特别的情形,如生计困难或不明白休息的意义,所以仍然作工,按工人每日冬天约作工十时,夏天约十一二时,工钱每天因工程或个人而不同,约自三毛至一元不等。晚工往前作一小时加一刻都计算,但现在却一小时了(闻唐山南厂的工人,因这个情形,已于十六号罢工了)。工人的生活费约每月三四元至十五六元(指有家庭者)不等。我们到一处,贮有许多砖头放在地面,我问他是预备建筑的吗?他笑笑地答我说:“这些砖已买来了六年的工夫,说是为我们工人起医院的,你看那座小房子不是盖好了吗?但是其余的房子,不知他们六年了也没盖呢,”我笑说,那不是很方便你们害病吗?他说,“你那里知道个中的黑暗?好在我们不害病,倘真个害病,他们也不医,不说是没有病,就说没有药,除非有脸子才得到一点药呢!”我听了很气,敬告铁路总办,千万要关心下工人的幸福才好,不要开了一笔大公款,难为了贫苦的工人。

长辛店的工人智识很高,团结力很大,他们已组织成有很强固的团体,他们出版了一个周刊叫做“劳动音”,每期销售二千多本。

我可惜对于机器学没有研究,所以参观了工厂,也没有什么心得能写出来,光记得一个是专修整气锅的,一个专修理机关的,一个制铁条的,入了总发动机,只见无数皮带和电线而已。各位工人向我指点说明,我真感谢他们增长了我许多智识。五点五十分,我们再坐车回北京。经过芦沟桥时,那幅天然好画图已被黑沉沉的幕烟罩住了,我不能再见那样失望。

我再将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的募捐启事和简单预算案抄在下面:

(一)募捐的启事。我们为什么办这个学校呢?看下简章第一条就可以知道,此处不再费辞了。有人要问长辛店不是已有“劳动高等小学”“工界国民学校”“女子国民学校”……几个校吗?何必添此一个,我们答:“高小”、“国民”、“女子”仅限于儿童一方面,可是已成年之平民尚那样多,长辛店为铁路工场所在地,劳动者亦复不少,请问这一大部分人到何处所觅何机会可以领受一点教育呢?现在的潮流,“教育不论是资本家劳动者老头子小孩儿都应该领受的”,差不多已成为世界教育的中心意义,何独于长辛店地方两样呢?同人等根据这个理由所以发起这个学校。不过我们力量很小,不能不仰求各界加以经济上的援助。热心的先生们啊,务望你们解囊捐输。使此校得以成立。那么,不仅同人等之幸,而长辛店的劳动社会“获益”尤为不浅啊!

(二)简章及预算案,(甲)简章(一)本校定名为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以增进“劳动者”和“劳动者的子弟”完全智识,养成“劳动者”和“劳动者的子弟”高尚人格为宗旨。(二)凡身体强健身家清白的劳动者,不论年龄大小和识字与否都可入学。

(三)本校分日夜两班。夜班为“劳动者”而设,日班为“劳动者的子弟”而设,每班暂定八十人,分组上课。(四)本校课程,夜班注重国文、法文,科学常识、社会常识、工场和铁路知识。日班与普通(国民)高小课程略同。(五)凡本校学生概不收学费,并酌量津贴书籍用具等物。(六)由本校创办人和热心赞助人组织校务会议,主持本校一切进行事宜。(七)本校设驻定员一人,由校务会议选任之,执行本校事务。(八)本校教员由校务会议聘请热心劳动教育者担任之。(九)本简章如有不适不尽之处,得由校务会议随时增修之。(乙)预算案:(一)开办费(1)制桌凳三十张,洋五十元,(2)修理校舍洋二十元,(3)杂费洋十元,共洋八十元正。(二)经常费(1)校舍房租每月约十三元,全年约一百五十六元。(2)驻校办事员(兼教员)和专任教员每月共支洋三十元,全年三百六十元。(3)校役一人支七元,全年八十四元。(4)书籍文具等费全年四十元。(5)杂费每月支五元五角,全年共支六十六元,共七百○六元。

 

 

原载1920年12月21日《晨报》
署名:心美

译文&注释
作者简介
邓中夏
邓中夏的照片

湖南宜章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人运动的早期领导人之一。1920年3月发起并参加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后成为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1921年初,创办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11月出版进步刊物《劳动音》,在工人群众中宣传马克思主义。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后,负责北方部工作。

好书推荐
麓堂诗话
麓堂诗话

一名《怀麓堂诗话》。诗论。明李东阳(1447—1516)撰。一卷。东阳有《怀麓堂集》已著录。此编论诗,推重盛唐,极赞李白、杜甫。理论上反对“句句字字,摹仿而不敢失”的泥古之风,实则已开“前七子”摹拟之论。强调诗人有“真情实意”,注重诗之法度、格调,艺术上有独创精神。东阳论诗,强调“诗与文不同体”,不能“以文为诗”,或“以诗为文”。他批评当时“以文章自命”的人,一写到诗,就不成其为诗,离诗的要求“毫厘千里”,并“终其身而不悟”。他重视诗的法度音调,认为“诗在六经中别是一教,盖六艺中之乐也.

李东阳
四溟诗话
四溟诗话

原名《诗家直说》。4卷。诗话。明人谢榛(1495—1575)撰。四卷。榛字茂秦,号四溟山人,又号脱屣山人,临清(今属山东)人。终身不仕,著有《四溟集》。此编原名《诗家直说》,近人丁福保改今名。作者为明代“后七子”之一,论诗主格调说,重唐代作家,蔑视宋人。有《历代诗话续编》本。齐鲁书社87年出版李庆立等《诗家直说笺注》,可参。著者论诗,“以盛唐为法”。此书从诗歌艺术的特殊性和风格特色方面强调盛唐(特别是李杜)诗歌的成就。它在诗歌创作论上最大贡献是“情景交融”说。书中对李杜等人诗中的情景关系作了论述。论诗从“格调说”出发,兼及字句。主张师法初盛唐,而以盛唐李、杜等人为主。认为诗有兴、趣、意、理四格,以兴为主。强调“超悟”, “非悟无以人妙”,反对模拟,有别于李攀龙、王世贞之说。

谢榛
逸老堂诗话
逸老堂诗话

诗话。明人俞弁撰。二卷。弁字子客,余未详。此编成于嘉靖二十六年(1547),以室名名书。有明人写本, 未署撰人, 后经卢文弨、黄荛圃等人收藏、题跋,但知其姓,近人丁福保考明作者名字。内容杂记诗坛轶事,亦有考评诗句多条。“虽无大过人处,而叙述亦斑驳可喜。”关于该书的写作情况,作者自序云:“性疏懒,平居自粝食粗衣外,无他嗜好,寓情图史,繙阅披校,竟日忘倦……扁一室曰‘逸老堂’,日居其中铅椠编帙,未尝去手,意有所会,欣然笔之。久而成帙,勒为二卷,藏诸箧笥,因名曰《逸老堂诗话》。”此书内容,论诗、考证、品评、谈史皆有,以名物考证为多。作者反对“世人但知宗唐,于宋则弃不收”的倾向,意在纠正复古派之偏颇。宋代以后,论者多以白居易诗好用俚语,求老妪能解,失于粗俗,因此而“蔑裂弗视”,作者称此为“妄言”

俞弁
姜斋诗话
姜斋诗话

古代诗论,明末清初的思想家、文学家王夫之(号姜斋) 撰。共3卷,包括《诗译》、《夕堂永日绪论内编、外编》和《南窗漫记》。其中以卷2内编的理论价值最高。此书对江西派及明代诗文多所批评,尤其对前后七子的复古学古主张批评更烈。又以“意”论诗文,主张“以意为主”,“意”为作品之“帅”。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戴鸿森笺注本。书中共收入王夫之诗论150条,计有《诗译》16条,《夕堂永日绪论内编》48条,《南窗漫记》32条,以及虽多谈经义但也涉及诗论的《夕堂永日绪论外编》54条。

王夫之
南濠诗话
南濠诗话

明代都穆撰。都穆 (1458—1525), 字玄敬, 吴县(今属江苏)人。明孝宗弘治年间进士,授工部都水主事,历礼部主客郎中,官终太仆少卿。该书亦称《南濠居士诗话》,一卷,七十多则。书中以记载古今诗人佚诗佚事为主,论诗不专主一家。其诗学见解,一是明确反对崇唐抑宋:“昔人谓‘诗盛于唐,坏于宋’,近亦有谓元诗过宋诗者,陋哉见也。刘后村云:‘宋诗岂惟不愧于唐,盖过之矣。’予观欧、梅、苏、黄、二陈至石湖、放翁诸公,其诗视唐未可便谓之过,然真无愧色者。”可见明中期诗坛,虽是前七子“诗必盛唐”的天下,然宗宋诗者亦自不绝如缕。二是强调写真情实境,反对无为强作:“东坡云:‘诗须有为而作。’山谷云:‘诗文惟不造空强作,待境而生,便自工耳。’予谓今人之诗,惟务应酬,真无为而强作者,无怪其语之不工。”这显然也是针对当时诗坛流弊而发。但总的看来,书中对诗学理论的阐发不多,且往往就前人议论从而发挥之,甚少创见,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其“见地颇浅”。有《历代诗话续编》本。

都穆
可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