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农民运动的政略与方法

中国的经济基础,几乎完全是农业。中国有实力的民众,或者首屈一指的要算农民。中国的国民革命,必要得到农民群众的同情与拥护方能成功。这些大道理,时贤著论说明的,已是屡见,无须我再在此地复说一遍了。

不过中国幅员太广,故各地的农民状况皆不一样,因此,农民运动的政略与方法当然亦不一样了。据我接触各省的朋友所得到关于农民状况的报告如湖南一省,至少可分为三种形式:一为湘西,二为湘南之衡阳衡山一带,三为湘南之郴州宜章一带。这三处以第一处的为最代,第二处为最劣,第三处介乎上两处之间。第一处雇农长工工资每年五十元至百元,吃饭在外,饮食常常有酒有肉,而且丰腆,与雇主同桌用膳,否则,雇农必掉头而去。第二处雇农长工工资十八元至五十元,吃饭亦在外,惟不能常有酒肉,不能长与雇主同桌,甚而雇农有不能上桌而在灶边用膳的。第三处雇农工资同第二处,惟饭食待遇同第一处。有此三种不同的形式,所以第二处的农民对雇主颇怀念恨之意,如上年衡山白果之组织农会,一呼而集者十五万人,并有种种过于激烈的反抗行动;余二处的农民就寂寂无闻了。又如广东一省,比湖南的农民状况又有不同。广东的农民,有时荷锄为农,有时又揭竿为匪,故农与匪往往分不清楚,自然广东全省不都是这样。因此,广东乡村间的民团特别发达。我们由这两省的农民状况来推测各省,可断言其绝不一样了。农民状况既不一样,那么我们从事农民运动的政略与方法,又岂可以一样吗?

虽然,“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从衡山和海丰两处农民运动的失败,可给予我们许多的教训。这两次的农民运动,有一个共同的错误,可说是“左派的幼稚病”。他们引导农民做纯经济的奋斗,所采用的政略与方法过于左倾,以致与地主结下生冤死仇,结果是地主假借官厅和军队几阵炮火把两个崭新的农会打得烟消火灭了。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在目前的现状之下做农民运动,应该以立下农民团体的基础为第一要义,如果于这个基础有损害时,应该对于对手方之冲突,力求避免,不然,逞一时之气,鼓一时之勇,结果自己的组织,根本断尽,有什么用处呢?

我现在把我对于农民运动的几项意见写了出来:

第一、教育方面——多设法设立或参加农村学校和书报社,作农民之识字运动,由此把农民间的文化提高。关于时事之演讲,唱本之改良,新戏之革新,幻术影戏之添置,亦当尽力推行。农民教育是我们一条最稳便而有效的道路,如果把这一层办到了,就是我们的第一步踏进去了。在此尚有两点,须连带一说:第一、对于各省的初级师范学生和小学教师须特别向之宣传,与之连络,因为他们是与农民接近的。第二、对于办设农民学校(学校名称可酌定。)不妨和比较好的乡绅与地主共同发起,因为可得到他们经济的和政治的各方面的援助与保障。

第二、自治方面——鱼肉农民的恶劣官绅,固然是我们在所必斥。不过如果农民的势力还未加大和巩固的时候,应取慎重的态度。所以此时我们应设法插入乡村间的自治团体,又利用这个地位为农民在政治上得到许多的便利与自由。固然这种方法,不免有些官僚行动的色彩,但是如果这于农民运动有裨益,我们又何苦徒务清高之虚名,而弃置切身之实利呢。关于筹办武装乡团,宣传排斥教会之类,亦当慎省酌量进行。

第三、经济方面——完全引导农民作纯经济的奋斗,为时尚早,已由衡山海丰的农民运动给我们证明了,不再细说。不过群众如果没有经济的利益作中心,要他们团结与组织,比在石田上播种要他生长出嘉苗良穗尤为难能。所以我们不论做何种的民众运动,对于经济的利益这一层,在何时何地都是不可忘记的。我以为我们此时应设法在农村推行消费合作社和信用合作社。必这样,使农民得到廉价物品及解除高利借贷,于是农民自不期然而然会相信我们以至于团结和组织了。

这是我偶然想到的几点,暂写出来,备国内做农民运动者的一个参考。

 

 

原载1924年3月29日《民国日报》
副刊《平民周报》第3号
一九二四年三月二十九日
署名:中夏

译文&注释
作者简介
邓中夏
邓中夏的照片

湖南宜章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人运动的早期领导人之一。1920年3月发起并参加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后成为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1921年初,创办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11月出版进步刊物《劳动音》,在工人群众中宣传马克思主义。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后,负责北方部工作。

相关推荐
好书推荐
望溪集
望溪集

八卷。清方苞撰。方苞论文推崇韩柳,力求雅洁,所作《左忠毅公逸事》、《狱中杂记》、《周官集注》等篇,颇著名。其古文杂著,生平不自收拾,稿多散失。此集为告归后门人弟子始为搜集成编,大抵随得随刊。故前后颇不以年月为诠次。方苞于经学研究较深,集中说经之文最多。大抵指事类情,有所阐发。其古文则以法度为主。他认为:“周、秦以前,文之义法无一不备;唐、宋以后,步趋绳尺而犹不能无过差。”此以所作上规史、汉,下仿韩、欧。虽大体雅洁,而变化太少,终不能超越古人界限,自辟门户。然其所论古人矩度与为文之道,颇有见地。虽蹊径未除,而源流极正。有 《四库全书》本。

方苞
韦斋集
韦斋集

诗文别集。又称《朱韦斋集》、《韦斋朱先生集》。十二卷。宋朱松撰。《朱子大全》卷九七《皇考朱公行状》谓松“有《韦斋集》十二卷行世,《外集》十卷藏于家”。《直斋书录解题》卷一八别集类著录《韦斋小集》十二卷,而卷二○诗集类复著录《韦斋小集》一卷。疑卷一八所著录的《韦斋小集》即《韦斋集》。《宋史·艺文志》著录即作“《韦斋集》十二卷、又《小集》一卷”。《文渊阁书目》卷一○著录一部三册,完全,入于诗词类。《箓竹堂书目》卷三著录《韦斋朱先生集》六册,卷四著录《朱韦斋集》三册;前者诗、文合刊,后者为诗。知其时诗有单行本。今通行本有《四部丛刊》续编影铁琴铜剑楼所藏明刊本,卷首有南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傅自得序,卷末有淳熙八年尤袤跋,知其源于宋刊。另有明孝宗弘治十六年(1503)邝璠刻本、清圣祖康熙四十七年(1708)程垲刻本、康熙四十九年朱昌辰刻本、清世宗雍正六年(1728)朱玉刻本、清穆宗同治七年(1868)紫霞洲祠堂刊本。《四部丛刊》本前六卷为诗,共四百十七首;后六卷为文,共八十四篇;末附朱槔《玉澜集》一卷。

朱松
王子安集
王子安集

十六卷。唐王勃撰。王勃字子安,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自幼聪颖好学,六岁能作文,九岁读颜师古《汉书注》,撰《汉书注指瑕》十卷。乾封元年 (666),授官散郎。被沛王招为王府修撰,曾撰 《平台钞略》十篇。因戏作 《檄英王鸡文》,震怒高宗,被逐出沛王府。又因逐杀曹达,被判死刑,改元大赦后,上元二年(675)随父南下赴任,至洪州撰写传世名文《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次年渡海,落水而卒。著有《王勃集》、《王勃文集》、《王子安集佚文》等。据杨炯《王子安集序》称“君平生属文,岁时不倦,缀其存者,才数百篇”,“分为二十卷,具诸篇目。”但 《唐书·文苑传》称 “其有文集三十卷”。《崇文总目》亦作三十卷。《郡斋读书志》又作二十卷,记载不一。至明代时,宋元旧本已亡。明嘉靖时,永嘉张逊业刊 《王勃集》,仅有诗赋二卷。明崇祯中,张燮以张逊业刊本为底本,又辑《文苑英华》诸书,编为十六卷,即是此本。其中诗赋三卷,文十三卷,并附录两《唐书》中本传,及遗事、集评、纠缪、补遗等。此书虽是别本,但较为完善。《四部丛刊》亦据此本影印。王勃之诗以五言近体为多,有诗九百零七首。五律名篇有《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五绝如《山中》亦为骨力不凡之作。其文为四杰之冠,虽均为骈体,然气势壮大,流畅自然。清人蒋清翊又著有《王勃全集笺注》二十卷,光绪九年(1833)由蒋氏双唐碑馆刊行。近人罗振玉辑有《王子安集佚文》一册,包括佚文、附录、校记等行于世。今人聂文郁参校各本选录诗五十八首,写成《王勃诗解》,1980年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王勃
未轩文集
未轩文集

十二卷。《补遗》 二卷。《附录》一卷。明黄仲昭撰。黄仲昭名潜,以字行,号退岩居士,莆田 (今属福建) 人。成化二年 (1466)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因直谏被杖谪官,弘治初(1488年)起江西提学佥事,旋乞归,以讲学为事,世称未轩先生。有《八闽通志》(已著录)、《未轩文集》、《延平府志》、《邵武府志》等,此集为其门人刘节所编,刻于清雍正十三年(1735),由黄迈琮在嘉靖黄希白刻本基础上,加以增修,另加补遗二卷,重新刊刻行世,凡正文十二卷,补遗二卷,附录一卷。陈田在《明诗纪事》中说《未轩集》十四卷,即是将补遗二卷也计算在内。黄仲昭并不看重诗词创作,他与章懋、庄咏共同遭贬,有“翰林三君子”之称。后章懋、庄咏皆聚徒讲学,而他则刻意于地方史志的撰写,因此虽在诗文创作方面,不及章懋、庄咏著名,但仍别具一格。林瀚在黄仲昭墓志中称其“作为文章,浑厚典重,无艰深聱硗之语。”藏书家徐时栋在《未轩集》题记中也说:“未轩诗质实无华,明之中叶流尚如此,然亦时有佳句。而其题丰园十诗,竟无一二语可以入摘句图也。”由此可见,他的诗文的文学价值并不很高。另外,还有《未轩公文集》不分卷的清抄本行世。

黄仲昭
惟实集
惟实集

元代诗文别集。7卷。刘鹗撰。《四库全书》曾据江西巡抚采进本编入别集类。本集善本较少见,仅有几种清抄本传世,全称为《吉永丰鹫溪刘楚奇先生惟实集》,别本并为4卷(另有外集2卷)。《四库全书总目》也著录为4卷,但《四库全书》本《惟实集》实为7卷,或系《四库全书》编者所析。卷1为疏、论,卷2为序及其他文体,卷3为记及其他文体,卷4为五言古诗,卷5为五言律诗、五六言绝句(各1首),卷6为七言古诗、律诗,卷7为七言绝句。附录(相当于清抄4卷本的外集2卷)有《元故江西参政刘公挽诗》,由梁潜作序(序作于明永乐五年[1407]),并收有梁寅、邓雅等人的挽诗;刘玉汝撰《刘公墓志铭》等有关刘鹗生平的资料。吴澄、许有壬、欧阳玄、揭傒斯等人都曾为刘鹗文集作序,但《四库全书》本《惟实集》均未收入,吴澄、许有壬序仅保存在各自的文集当中。《四库全书总目》评刘鹗之作说:“今观其集,大都落落不群,无米盐龌龊之气,可以想见其平生。”又以“体裁高秀,风骨清遒”来总括刘鹗的创作成就。附录(即外集2卷)是刘鹗裔孙刘于廷等重辑。

刘鹗
可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